雨落破晓TX9☆

这儿银祭,主欧美王者圈副火影,很高兴认识你,文笔贼差画画更渣只求不喷♡

【多cp】病名为爱(男男cp专场)

#这个最近很火诶!#
#想到一个甜甜的梗于是……#
#OOC慎入#

【邦信】
不可与他过于亲密?可笑。
断袖之癖又如何?爱他有错吗?没有!
孤可以不要这天下,可以立即自刎致死。
唯不会说一句不爱他。
孤欠他太多了,所以,孤要用这辈子,来补偿他。
“重言,我爱你。”

【白狄】
女帝大人从一开始就不应该让我管着那个什么剑仙。
明明和酒鬼一样。
可是……莫名其妙地,就是好喜欢他…
啊啊啊清醒啊!你是长安治安官!清醒一点!
……
“李白,额……我…好像有点喜欢你……”

【药鱼】
明明是医生却被当成病人吗?
没关系的。
我喜欢你这件事,是我的事,也是你的事。
别管别人怎么想。
“子休,该睡觉了,不用管那些人的话。”

【双白】
猎魔人的生活总是艰辛的,一不小心就会丧命黄泉。
每日与死神共舞,真累啊…
他是谁?和范某长得好像…
性格也好可爱~似乎是大闹长安城的那个剑仙?
“您就是剑仙李太白吧?范某心悦你,与我回去结婚可好?不答应,范某就强行扛走您了哦。”

【云信】
醒来了…陌生的房间……
身上好冰冷…这是什么?机甲?
我是机器人?为什么我感觉一切都好陌生?
真奇怪。
记忆芯片里那个红发男人…唔……好喜欢…好喜欢……怎么回事?
‘警告,神经中枢侵入高级病毒!病毒昵称「爱」’

【邦良】
我身为主教,就是应该圣洁的那个人。
喜欢上骑士长也就算了。
他变成了吸血鬼,我还喜欢他吗?不喜欢
是爱……
我……真不像是个教廷主教
“这次,不是来杀你的,我是想和你说,我…从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上你了,准确来说,是爱。”

【白猴】(猴子是至尊宝的皮)
青丘之狐必有无穷魅力,迷万千人心智,掌握他人思想,应当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猴子…怎么就不会被迷惑?
有意思…仔细看看,他长得还不错
天天跟着那个紫霞干什么?我难道不好看吗?!
“呐,我难得长得不好看吗?你为什么一直跟着那个紫霞?对,我就是吃•醋•了。”

【约策】
呜哇怎么办!好喜欢哥哥…
只敢偷偷地注视他……
怎么办…不敢告诉哥哥我喜欢他…
唔……不行不行!木兰姐说,有了喜欢的人一定要说,不然会后悔的!
“哥哥!玄策喜…喜欢你!不是那种喜欢!是…是……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啊!”

【铠陵】
明明算是情敌吧,莫名其妙不厌恶他。
这副表情是怎么回事?我不是真的爱队长好吗?
我又不会吃穷你。
别一副我们是宿敌的样子啊…
“我不喜欢队长,我喜欢你。没开玩笑。”
——END——
(呜哇啊!云妹好可爱!!!想安利酒猴/白猴)

【多cp】每对cp的几句话

#OOC慎入#
#刀子和糖都有#
#不喜欢的cp劳跳过#

【邦信】
“孤当年默许吕后杀了韩信后,隔了几天看见了一个人。”
“那个人有着很好看的白发,面容也有些熟悉。”
“孤知道,是他。”
“但也不是他……”
(看见了熟悉的影子,转过头来看,似是你,却不是你。)

【双白】
“即使是玩世不恭的剑仙,也会有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
“李某爱上了一个猎魔人,但不敢说。”
“他是天使转世,李某…什么也不是……”
“李某…配不上他…………”
(天使的圣洁,是无论如何都触碰不了的,如同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药鱼】
“梦中回首千百度。”
“做的梦多了,遗忘的事物也就多了。”
“只是…梦中常常出现的那个人…是谁?”
“他明明已经快要死了,为什么还要朝着我笑……?”
“明明不认识他…心却好痛……”
(我宁愿忘记自己是谁,也不愿忘记那个你)

【白狄】
“女帝欣赏那个剑仙时,我其实有些反对。”
“他住进长安时,我的耳边总是环绕着他叫我字的声音。”
“十分不喜欢,真的。”
“但久而久之,我习惯了他在我耳边道千言万语。”
“我料事如神,却没料到”
“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竟是:怀英,李某走了,去娶一位名为王昭君的女子。”
“又一次,错过了。”
(怡怡兮兮遂待人不归,褴褴褛褛畏故人重回)

【云信】
“我这是在哪儿…?”
“我是谁?……”
“我是…机器人……?”
“记忆芯片里似乎有什么不对——”
“那个红发男子是谁?”
“嗯?哦。是我的任务目标。”
(原谅我为了逃避而把你视为我的敌人)

【备香】
“刘玄德。”
“本小姐一生,唯爱你一个人。”
“也只会爱你一个人。”
“所以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快来哄本小姐!”
“不然本小姐真的不理你了!”
(再怎么任性胡闹,也会对你一个人温柔,也只对你温柔)

【邦良】
“主教大人别来无恙。”
“诶……又是来杀吾的吗?”
“好吧好吧,随您了。”
……
“不是说要杀吾吗…”
“自己一个人去黄泉算什么啊……”
(你终会轮回,留我一人徘徊于世,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死去)

【猴露】
“如果上天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对…………”
“诶紫霞你怎么来了?”
“啊啊没事,反正你也来了,我和你说一句话。”
“不是逗你玩诶,听好哦——”
“我爱你。”
(我爱你不以次数计量,而是以时间,你想听多少次,我都愿意说给你听)

【约策】
“玄策…欢迎回家……”
“哥哥不会再抛弃你的。”
“哥哥天天给你做肉吃好不好?”
“……”
“哥哥什么都答应你…所以求求你了……不要睡了…醒来好不好……”
“不要丢哥哥一个人在世上啊……”
(我曾以为自己失去了你,你却回到了我的怀里,现在我以为自己拥有了一切,你又离我而去)
——END——

【邦信邦】一个奇怪的脑洞

信邦文里的韩信穿越到邦信文里的韩信身上,韩信看着邦信文里的刘邦开始想他是不是喝错了药,刘邦看着信邦里的韩信开始想他是不是真的打算反攻了。
总之就是两个人企图把对方压在自己身下的故事~( ̄▽ ̄~)~
具体信邦还是邦信还得看写文的大大/太太了~( ̄▽ ̄~)~

【约策】记一个梗

人物设定为十三岁死亡的玄策和上千(?)上万(?)岁的守约。
玄策死后在冥界疑惑不解,不知道应该去哪儿,也有一丝执念(对哥哥/即到人间修行的守约)直到守约出现,守约穿着和服,戴着狐狸面具,温柔地对玄策说孩子,跟我来吧。当时因为守约戴着面具,所以玄策没有认出他,而后就握住了守约伸过来的手。守约拉着玄策一路走向冥界内部,期间玄策一直在四处张望,看曼珠沙华,看一些小鬼,看一些鬼火,然后守约突然捂住玄策的眼睛,告诉他前面的恶鬼不可以看。等到快要到奈何桥的时候,玄策眨巴着大眼睛,问守约可不可以摘下他的狐狸面具看一下他长什么样子,守约愣了愣,还是依了玄策,便蹲下来,玄策摘下守约的面具后,就愣住了,他发现守约是自己的哥哥,想要扑过去抱住他,永远不离开,但是他终究要转世,守约劝说了半天玄策也没有动摇,便无奈地用法术迷晕玄策,抱着他到奈何桥那儿,让孟婆喂他喝了汤,再解除法术,玄策醒来后很茫然(失去了记忆),守约微笑着给他指了道,玄策道谢后就走去了轮回。
最后的画面是这样——
“哇啊——呜哇哇哇——”清脆的童声传出一座小茅屋,魔种妇女被接生婆搀扶着,缓慢地起身,温柔地看着那个刚出生的混血魔种婴儿,招呼一个同样是混血魔种的少年过来,揉揉少年的头,开口:“守约…你想你的弟弟叫什么名字啊…?”“玄策。”守约眨了眨眼睛,勾唇微笑,“弟弟叫百里玄策。”“好,就叫百里玄策。”
婴儿沉沉睡去,白发少年抱着婴儿,笑得灿烂。
(求dalao写文,我真的文笔差只能这样了,抱梗求吱一声_(:з」∠)_不会没人吧T_T)

【多cp两剧组】打电话梗

#会有别的剧组哦#
#cp略多大概…没有邪教_(:з」∠)_#
#OOC慎入,不爱的cp直接跳过哦~#

【邦信】
韩信:歪?你在吗?别的小朋友都已经被接走了,我想告诉你,我不要你来接,不用问我为什么了,天天都是堵车堵车,真以为我不知道你去接别的小朋友了吗?就算我的钱都拿来打电话了,我也不要你来接,我自己回家,你可别又忘了带钥匙,记得打伞,下雨了,我可以自己跑回去,我可没你那么慢,雨好像要下大了,我就不说多少了,快点接完那个小朋友然后回家吧…哦……我忘了你不和我住在一起了…
(放下电话)
我也忘了…你根本没有告诉我你的新号码了…
(从刚才开始,拨打电话,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永远不是喂?而是…您好,您拨打的电话是空号……)

【双白】
李白:歪?范海辛啊,你是不是又在出任务啊?嗯……不是啦,李某不是要你来接李某啦,李某只是和你说说,你去接特使先生吧,放心放心,李某不用你来接呢,你去和他在一起吧,真的没事啊,李某没有哭,只是感冒了而已呢,放心李某不会忘记喝感冒药的,嗯…嗯……拜拜,哦对了,和你说一下,你以后不用来接李某了哦,李某…和别的小哥哥回家啦
(没等对方回复,立刻挂了电话,一个人呜咽)
(倾盆大雨,滴落在李白身上,什么别的小哥哥接他回家嘛,根本就是一个人去孤儿院而已)

【英觉】
Fliqpy:喂,大英雄,我要回去了,你快来借Flippy,哦我觉得你们会更喜欢他,我的话还是算了,你也不想看一场大型杀人活动吧?呵呵…我只说一遍,立刻,马上滚过来,我知道你速度很快,给你一分钟,赶不来的话…我就去犯罪了哦~呵呵……
(挂断电话,自言自语)
身体,交给你了。
(言毕,眼瞳从金色变为绿色)

【约策】
玄策:喂?哥哥…别的孩子都走了…你什么时候来接玄策啊?…大家看我的眼神好可怕…玄策害怕……哥哥你快来好不好…不要管长城了……求你了……你来接玄策吧…然后我们一起回家吃饭…玄策可以不要肉……你快点来好不好…哥哥……
(面前出现一个人影,止住哭声)
哥哥…再见……
(挂断电话,无视电话里传出的呼喊声,跟上面前的紫发男人)

【白狄】
狄仁杰:李白,别的孩子都走了,你来不来接我?没空?……最好别让我知道你是为了喝酒才来晚…哦?不是?那就是和昭君姑娘一起喽?怎么?被我说中了?呵……没事,你和她一起聊天吧,我和元芳一起走回去。什么?幼儿园在哪儿?我就知道你不会记得的,我也不想和你说,反正你半路又会因为去买酒忘了我的,和你的昭君姑娘在一起吧,我走了,祝你愉快。
(把电话递还给老师,在电话挂断的一瞬间,李白听见了一句话)
元芳,我们走,离开这儿。

【吕蝉】
貂蝉:喂?奉先吗?你能不能来接妾身啊~嗯…马上来么?哎呀快点啊,你以前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半天都不来接妾身,以前如果不是子龙哥哥,妾身要等你多久啊!…可是子龙哥哥现在不能来接妾身了,所以你能不能快点啊……妾身等着你,无论多久…可是……你总得来啊好不好…?总不会一天…一月…一年都不来吧?…(电话里始终没有发出声音,貂蝉放下黑屏的手机,垂眸)
哎呀…妾身忘了……奉先你啊…真的不会再来接妾身了……
——END——

【多cp】什么时候觉得对方遥不可及?

#爱上新cp任性加上去#
#OOC慎入#
#文笔贼差轻喷#
(不喜欢的cp请自行略过)

【邦信】
Q:什么时候觉得对方遥不可及?

时隔几日又闻耳采访话语,微微垂眸低头默然几许,待分隔十几,才启唇回复:“任何时候。”
“他是信的君王,永远是上天眷顾的那一位,而信呢?”
“可能只是他赢得天下的一个弃子罢。”

【云信】
Q:什么时候觉得对方遥不可及?

被突然的采访吓了一跳,不由愣了愣,几分钟后才反应过来问的问题是什么,挑了挑眉,嘴角上扬,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的少女,缓缓开口:“你认为我触及不到他?”
“那是不存在的!”

【双白】
Q:什么时候觉得对方遥不可及?

轻盈卧于树枝之上,抬手拎起腰间酒壶,昂首饮下一口桃花酿,轻轻拂去嘴角酒渍,语气轻佻:“李某认为…是无论何时。”
“论剑术,李某与他还能有得一拼,不过…他是来自西方的猎魔人”
“李某可不确保能从他的枪下毫发无损地逃脱~”

【白狄】
Q:什么时候觉得对方遥不可及?

“遥不可及?”抬眸目视前方少女,手中毛笔赫然停下,冷哼一声,似是嘲讽,“只要他愿意,什么时候都是遥不可及的”
“无论是追上他(指速度上追上他),还是跟上他(指跟上李白的步伐,此步伐不意为路程)。”

【邦良】
Q:什么时候觉得对方遥不可及?

关上手中的圣经,目光冰冷地扫过面前之人,心中早已搅成一锅粥,面上却意外的平静:“他变成德古拉的时候”
“我想,原因我不必告诉你了,因为或许你已经知道了。”

【约策/陵策】
Q:什么时候觉得对方遥不可及?

抖抖头上的狼耳,稚嫩的脸上露出一副失望的表情,将手上的飞镰扔到一旁,幽幽开口:“我永远跟不上哥哥的脚步,也就永远触及不到他。”
“就像对师傅那样”
“师傅来无影去无踪,我怎么可能跟上他啊!”
“怎么可能留住他啊…”

【水果组】
Q:什么时候觉得对方遥不可及?

练习刀法已持续几个小时,汗水划过脸颊,低落在地,耳边传入话语,才停下训练,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回复:“什么时候都觉得”
“他很阳光,很亲切,他有很多朋友,在下想,在下不应跟在他身边阻碍他”
“因为他像太阳,遥不可及”

【猴露】
Q:什么时候觉得对方遥不可及?

凌厉目光在闻耳对方口中的名字后消失得无影无踪,双手扶住脸颊,脸上微微泛红:“至尊宝什么时候都让我无法触及啊~”
“因为他就是那么帅啊!”
(Q:诶?画风好像不对…?)

【药鱼】
Q:什么时候觉得对方遥不可及?

昏昏沉沉地立起头来,即使心里有些许不悦,但还是温和笑着面对少女,听见对方的问题,闭上眼睛,笑容微微放大:“越人啊…什么时候都触及不到呢”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啊…爱逞强……却让人安心”
“我想…我永远也不可能触及到他的吧……”
——END——
百里骨科真好吃!约策超好吃!陵策超好吃!强行安利呜哇哇哇!(另外,水果组我吃罗京~)

【邦信】写手挑战HE2梗

#是的根据微博的梗想学的#
#超级短的短篇#
#OOC慎入#
#有私设#

红发将军安静的跪坐在长乐宫内,大殿内,十分安静,甚至还有些阴森,红发将军微微垂眸,血液从竹尖滴落,绽开一朵红色的花。
“君主…终究还是不相信重言啊…”
画面迅速转换,面前一个淡黄色头发的人,面容如之前那个红发将军,但身着却丝毫没有相似处。
“与你同往地狱,吸血鬼。”
少年用力抱紧面前的银色长发的吸血鬼,感受着主教用咒摧毁身体的痛苦,嘴角划过一滴血,少年却猖狂的笑了。
一名白发男子站在地面上,看着面前的紫发男人慌慌张张地说些什么挽留自己的话,脑海里寻思万千,却始终没有认出面前人是谁,便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
韩信睁大了眼睛,从床上迅速坐起来,冷汗流了许多,已经湿透了身体,韩信低喘着气,微微颤抖。
“怎么了?”
身旁的刘邦被韩信的动作幅度惊醒了,打一个哈欠,跟着坐起身来,见那人模样,抬手环住对方,轻拍那人的背。

“没事了…没事了……这只是梦而已……”

是啊…没事了。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多cp】当初为什么没有和ta在一起

#你们不喜欢甜的吗qaq#
#感觉甜的几乎没人看TvT#
#OOC慎入,不喜欢的cp可跳过#

【邦信】
Q:当初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

微微垂眸,手不停歇地批着奏折,长叹一口气,才放下手中的毛笔:“孤是君主,而他是孤的臣子,君臣之间不能有任何感情上的关系…”
“这是命运的安排…还是造化弄人呢…”

【水果组】
Q:当初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

理理有些偏离中心的高礼帽,摆弄着陪伴自己许久的左轮手枪,露出一个微笑:“well,您或许不知道吧,我和右京先生在一起了呢~”
“只是啊,他因为肺痨先离我而去了而已呢……”

【药鱼】
Q:当初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

药剂早已全部分类完,坐在椅子上,左手托腮,右手随意地搭在桌上,食指轻轻敲击桌面:“我现在是扁鹊,善恶怪医扁鹊”
“而他爱的,是以前的秦越人,现在的我,不值得他去爱”

【双白】
Q:当初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

一刀斩杀了最后一只吸血鬼,突然感叹这个人居然大胆到跟着自己到任务地点再采访,擦擦脸上的血液,心不在焉地回答:“如果他跟着我,必定会遭受各种危险,甚至是威胁到生命的”
“他应有自己的生活,而不是跟着我活受罪,他没必要这样”

【云信】
Q:当初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

无奈地耸耸肩,脸上挂着苦笑,将发带缠在额上,淡然回复:“这个嘛…因为他不喜欢云吧”
“即使云对他再好,他眼中的也只有那个刘邦而已”

【铠约】
Q:当初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

微微昂首仰望天空,微风轻轻拂过脸颊,撩起一缕头发轻柔舞动,张张口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启唇:“因为我不能和他在一起”
“不是我不愿,而是我们注定不能走在一起”

【白狄】
Q:当初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

仰头饮下一口桃花酿,抬手抹去嘴角的酒渍,挠挠自己的头发,懒洋洋地开口:“在怀英眼里,李某只是长安刺客,不来逮捕李某就已经很好了,何谈和他在一起呢?”
“更何况…李某不是和他错过了一年么……即使在王者峡谷相遇,错过就是错过,没有重来的机会吧?”

【邦良】
Q:当初为什么没有和他在一起?

一手捧着高脚杯,轻轻晃动杯子,里面的红酒也微微荡漾,优雅地坐在椅子上,抿一口红酒,轻笑回复:“因为吾和他不是同一个派别的吧”
“吾和他…哦不,是他们有着很大的仇恨呢,在一起?噗…不可能的,吾只能看着他死去,然后心也随着他死去……”
——END——

【多cp】七夕贺文

#OOC慎入#
#文笔贼差不解释#
#甜得腻死人√#

民间有一个节日,在那一天,牛郎和侄女会在喜鹊校上相遇;那一天,人们会向自己的爱人送上礼物与祝福;那一天,也是表白的圣日。

不光是三次元的人们,王者峡谷的诸位也都忙着表白和送礼,再夸张点还至于求婚,作为八卦组的大队长,我认为我有必要为大家介绍一下这壮观的场面——

走在长安城的大街上,灯火辉煌,锣鼓喧天,人山人海,车水马龙…抱歉我编不下去了……总之,在这个好氛围中,两名俊俏的男子正在逛街,还不停的谈笑,银发男子拦着白发男子的肩膀,笑得一脸灿烂,似是喝醉了,一直滔滔不绝,而白发男子只是微笑着听他说话,是不是回应几句。
“守…守嗝…守约啊……”
“嗯,我在。”
“其实…你突然不见的甜点是…嗝……是我偷吃的…”
“我一直都知道。”
“我…曾经还不小心惹…惹你弟弟哭了……但我威胁他…嗯……不许告诉你…”
“他哭了我知道,但你为什么不许他告诉我?”
“因为…我怕你会因此讨厌我啊……”
百里守约听到铠的这句话,突然愣住了,睁大眼睛不知道说什么,铠拍了拍守约的肩,摇摇晃晃地撑起身子,带着些水汽的眼眸认真的盯着守约的脸,最后缓缓凑近,蜻蜓点水般的在守约的唇上落下一吻,离开后,铠扬起嘴角,看着守约有些泛红的脸颊,蓦然启唇:“守约……其实…我不喜欢木兰……我喜欢你…是男女之间的喜欢……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认为…我必须告诉你……所以,给我一个回应吧…即使你是拒绝我……”
  守约抬起手,给了面前这个比自己高一点的男子一个爆栗,见对方捂住头呜咽着,才扬起嘴角:“你偷吃了我那么多东西,不补偿我怎么行?”
“那…你是……”
“对,我同意了。”
  在听见这句话后,铠几乎是一瞬间抱住了守约,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天上的星星睁着眼睛,幸运地见证了这一纯粹的爱情。

  河边的草坪上,两名长相十分相似的男子正过着他们的七夕,范海辛坐在草坪上,温柔地看着躺在自己腿上的李白,范海辛抬手,轻轻揉着李白柔软的褐发,似是感受到了这个动作,李白轻颤睫毛,慢慢睁开眼睛,打一个哈欠,便撑起身,坐在范海辛旁边。
“不睡了?”
“睡醒了,现在睡不着了”
李白一脸的理所当然,范海辛叹一口气,揽过对方抱在怀里,对方也给面子地回抱着范海辛。李白把脸埋在范海辛肩头,微微垂着眸,李白身上也是十分好闻,淡淡的酒香环绕在李白身上,让人陶醉其中。
  范海辛不自觉地微微加重手上的力气,抱着李白,轻抚那人后背。
“呐…范海辛……”
“嗯?”
“我们是好朋友吧?”
“……”范海辛张了张口,却咽下喉咙里的话,咀嚼了半天,最后换了一个意思,“是,怎么了?”
  李白挣脱范海辛的怀抱,摘下范海辛的宽帽,抛向空中后,完美接住,勾唇看人:“那让李某在你家住一晚,如何?这大好的日子,李某可不想睡在树上。”
“当然可以。”
范海辛点点头,从李白手上拿回自己的帽子,慢慢戴好,拉着对方几个将进酒奔向家中,李白在到达目的地后,直接扑在了床上:“啊…好久没有睡床了……谢了~范海辛。”范海辛摘下帽子,放在桌子上,最后坐在床边,只是微微点头。李白扑腾了几下,一下从范海辛背后抱住了他,把嘴凑近范海辛耳朵,小声嘀咕:“呐…范海辛,你能不能多收留李某几日?”
“嗯……可以…”
“真的?那你真是太好了!这样吧,李某先还你一个小小的人情……听好了,李某心悦你。”
“……??!”范海辛微微偏过头,看着李白的脸,想从对方脸上找出一丝恶作剧后的喜悦,却不如意。
“李某可没开玩笑。”李白耸耸肩,再次躺回床上,“你若是觉得不妥…李某现在就走。”
“这怎么可以?我答应了你收留你一天的。”范海辛站起来,转过身,抬手揉揉李白的头发,“不过得有些改变。”
“说说?”
闻耳此言,范海辛轻笑一声,弯着腰,低下头,吻住李白的唇,停留几秒后,缓缓离开,弯着眸笑道:“不能只收留一天啊,以后你就住我这儿吧,我可不介意收留你一辈子。”

西汉是个神奇的地方,因为它吃枣药丸。看看,刘邦一边吃妙脆角,一边当着韩信的人体沙发,韩信时不时还啃几块薯片。
“重言,今天是七夕诶。”刘邦眨巴着眼睛,突然打破着安静的场面。
“所以呢?请开始你的表演。”韩信再次啃几片薯片,斜着眼看向刘邦。
刘邦深呼吸一口气,突然抱住他的韩大将军,而韩信被刘邦这一个动作吓得手一抖,薯片就…华丽的掉地上了。
“……我cnm啊刘老三”
看自家大将军脸突然变黑,刘邦突然懵了,捡起薯片袋子递给韩信企图挽回,然而韩信的脸不仅更黑了,刘邦身边的空气还莫名其妙下降了几个档次。
“给你一个组织语言的机会——”韩信幽幽地开口,手里握着的是他的长枪。
“那什么…重言啊,孤…啊不对,我就是想和你一起睡觉而已!真的!”刘邦连草稿都不打,吞吞吐吐地回复那人,“我真的很久没和你一起睡觉啊!”
韩信听这人的呐喊(划掉),举起长枪的手突然就停在半空,有些茫然:“哈?”
“你看我们都在一起了,连同床共枕都没超过五次,我…我委屈啊……”
韩信的手缓缓落下,手一松,长枪落在地上,他自嘲的笑笑,漠然开口:“你是皇帝,而我只是你的臣子,和你在一起就已经很荒唐了,同床共枕…呵……”
“那…韩卿,孤撤了你的职位,没有为什么,从此你就是普通人。”刘邦突然冷静下来,一本严肃地开口,韩信听闻这话,握紧了拳,最后只应了一句:“是……”
“还有,我不做皇帝了,从此我也是一个普通人。”刘邦的声音再次响起,韩信一脸茫然地抬头,却只看见刘邦笑着的脸。
“这样就行了,你我都是普通人,在一起也可以了。如果还有人反对,我们就一起归隐深山,无论你想干嘛,我都陪着你。”
“……刘老三。”
“嗯哼?~”
“拿着你的被子,我不想把我的被子分给你,听见没。”
“遵命,我的大将军…啊不,我的小王子~”

祖宗的人生那么完美了,作为曾曾曾孙子,刘备表示这没什么好惊讶的。
孙尚香叼着糖葫芦,托腮坐在椅子上,戳着刘备的肥啾,刘禅站在一旁,委屈巴巴地开口:“娘…我饿了……”
“啊?哦,好,娘现在就帮你煮饭。”孙尚香愣了一下,反映过来后,快速吃完糖葫芦,就想走去做饭。
突然,刘备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先是把孙尚香拉回椅子那儿坐着,好声哄着:“大小姐您坐着就好了,煮饭这种事情交给我就好~”
随后给了刘禅一个爆栗,如换脸一般,凶神恶煞:“饿了和我说啊!和你妈说什么!你妈也要休息啊!她也饿啊知道不!”
“可是…爸……我不叫娘帮我煮饭你就不主动煮啊…”刘禅一脸茫然。
“那你去找子龙啊,去他那儿蹭饭,实在不行孔明那儿也可以啊,如果他们都不在,还有士元!别老麻烦你妈。”
“……”亲爸。
刘禅一脸冷漠地看着刘备,默默的手动设置静音模式。
【系统提示:玩家(刘禅)已开启静音模式XL般,将自动屏蔽玩家(刘备)的“嘘寒问暖”】
啊…好和平啊~……(个屁啊!)
——END——
(备香太甜了不知道写什么只好让刘禅串场了,顺带一提,角色已OOC请不要在意…如有错字麻烦提醒因为我手癌晚期哈哈哈哈,写了比较喜欢的几个cp,其他的就不写了,但以后的多cp系列还是会加上的,祝大家七夕节快乐~)

【多cp】最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

#OOC慎入#
#我说是刀子你信不信?(并不)#
#文笔贼差求轻喷#
#不是深夜也来一发#

【邦信】
Q:最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

挠挠紫色的短发,半眯着眼眸,脸上没有掩饰地露出笑容,语气轻佻:“一起做什么啊…自然是【哗——】(由于内容太过污,系统已自动屏蔽)”
『刘邦先生,请您收敛一点,这儿还有小朋友…』

【双白】
Q:最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

微微抬高帽子,把猎魔刀放在一旁,昂首望了一眼湛蓝的天空,嘴角上扬,语气十分的温柔:“抱着他就行了”
“十分轻松,而且时不时还可以调·戏·一·下~”
“顺带一提,剑仙抱起来其实感觉很软你信不信?”

【水果组】
Q:最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

伸手摘下头顶的高礼帽,捧起身旁蓝发男子的手,在其手背上落下一吻,随后轻笑着开口:“只要有他,做什么都喜欢”

【备香】
Q:最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

一只手捧着肥啾,一只手则是戳着那只鸟,有些幼稚地傻笑,却不忘回复:“香香想做什么我都会陪着她”
“即使是她要打我,我也不会介意”
“但最喜欢的,还是和她一起笑着吃东西吧”

【白狄】
Q:最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

从草地上撑起身子,懒洋洋地打一个哈气,随后睡眼朦胧地看着面前人:“和…怀英一起在长安街上游荡…”
“没有任何负担,就这么散步也很好呢~…”

【凯约】
Q:最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

再次打发走玄策,看了几眼确定玄策不会再次返回,便关上房间门,认真地回答:“他做饭,我来吃。最喜欢做的就是这个”
“而且我家守约做饭可好吃了,我简直是享福了!”

【云信】
Q:最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

随意地坐在草丛上,一手托腮,一手拨弄着嫩草,想到那个人,嘴角忍不住上扬:“一起训练?”
“或者云看着前辈睡觉,这就很知足了”

【药鱼】
Q:最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

十分认真地把筐子里的草药拿出来,分类过后,抬手擦拭汗水,才淡然开口:“陪子休睡觉就行了”
“他喜欢的事,我都喜欢,也都会陪着他做,无论是什么”

【邦良】
Q:最喜欢和对方一起做什么?

放下手中的长剑,温柔地笑看面前人,阳光透过窗户,为金色的头发添加了生机:“和主教一起看书吧”
“其实我不喜欢看书,但能看到他认真的样子,也就忍了”
——END——
(答应你们的甜的,不要太感谢我哈哈哈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