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破晓TX9☆

【多cp】给失忆的自己一封信(1)

#不喜欢的cp请直接跳过哦#
#OOC慎入#
#甜虐不定,多cp所以篇章较多#
#作死开坑#

邦信篇:
韩信: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相信你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吧,我知道你不会怀疑,因为你就是这种性格,所以才会……
不管了,现在让我告诉你你是谁。
你叫韩信,字重言,是西汉的开国大将军,在那之前还是民间赌神。
你的武器是剑。
你有一个君主,叫刘邦,你平常除了叫他君主、刘老三外,偶尔也会叫他刘季,但他永远不会听到。他一身基佬紫很好认,别人叫他仓鼠球,你也可以这样叫,不用担心,他不会对你做什么,因为你不和他住在一起。
你有一个军师,叫张良,字子房,特别聪明,可是你经常浪,所以日常被他拴狗链,但你放心,不是真正的狗链子,只是他的大招而已…
对了,你在历史上已经死了,死在长乐宫,被吕雉那女人和萧何联手杀的,刘邦没救你,你不必为此思考。你现在在一个叫做王者峡谷的地方,是一个刺客且打野。
在王者峡谷里,你的武器是长枪。
你的外号叫韩跳跳,虽然传出谣言偷鲲偷东西,但其实你什么都不偷,如果一个叫做庄周的人来问你找他的大鱼,也就是鲲,你直接说你没有偷鲲,如果偷了第二天也会还回去就可以了。
你的头发很长这不用我说,桌上有你的头绳,当然如果你不会扎头发也可以直接披着,没人管的。
我之前说了,你在王者峡谷,在这儿你有个好友,叫李白,字太白,他很能损你,但绝对不会做太过出格的事,那货头发很乱,是褐色的,身上有酒气,穿着白色的衣服,还喜欢吟诗,不过你别怕,如果他欺负你,拿起你的长枪直接过去戳他,不用担心他和你打起来,他不会的。
你和张良是好友,你们住在一起。
最后一件事:
你不要理刘邦,你讨厌他,厌恶他,恨他。

刘邦:
你看到这份信的话,或许你失忆了吧,不用担心,我就是你,你或许还会有些怀疑,那你可以拿笔写几个字,字迹绝对一样。
那么,你叫刘邦,是西汉的皇帝,与项羽争夺天下得到胜利。
你有个红发将军,叫韩信,字重言,你喜欢叫他雏儿和韩卿,很少叫他重言,你害死了他。
你有一个白发军师,叫张良,字子房,十分聪明,可惜在韩信死后,他与你的相国归隐深山了。
你有一个相国,叫萧何,他助吕雉诛了韩信。
相信你现在可能有些气愤,但你没有资格气愤,因为你允许了吕雉诛杀韩信,别后悔,你也没有资格。
你现在在一个叫做王者峡谷的地方,你是一个坦克,喜欢开大抢人头,你的大能传送,团战不能猥琐。
你不和韩信住在一起,因为他很厌恶你,原因你应该知道了。
你经常被人叫做刘老三和仓鼠球,但韩信和张良会叫你君主,当然他们生气时也会叫你刘老三,韩信有时会叫你刘季,但是你必须装作没听到。
你想要弥补你所翻下的错误,你必须努力,即使那个人不会理解,也不会理你,至于那个人是谁我知道我不必说了。
你不与他住在一起,他与张良住在一起,你是单独一个人,因为他们不想理你。
你伤心吗?我想应该是的。
最后一件事,非常重要,你必须记住:
你不喜欢韩信,你爱他。

【银祭】穿越成鲲的三百六十五天(3)

#文笔差轻喷#
#cp略博爱#
#OOC慎入╮(╯_╰)╭#
#日常拖更♡#

一)
大家好我是鲲(百年不变的开头)
今天,我精神恍惚,别问我为什么…看着我面前的扁鹊你或许就知道了……
好吧我感冒了(冷漠)请别问我为什么神兽也会感冒我告诉你就算我是神兽但总的来说我也有细胞也有血液变成人也没什么大的差别总之——我就是感冒了你不服吧来咬我呀!
【哗——】
“我说鲲啊…”扁鹊终于把眼神从一堆药剂身上移到了我身上。“嗯怎么了?”鲲式乖巧。“这大热天你怎么感冒的?”“我……”“居然还不是热感冒而是冷感冒”“其实……”“你是不是喝了假酒啊”“……”不神医请不要用那怀疑的眼神看着我谢谢。

二)
吃了扁鹊的药,我整个人(划掉)整个鲲都不好了…嗯良药苦口嘛……但这也太特么苦了啊!
出了扁鹊神医的诊所,我看见了一个最讨厌的人——韩信。
我——阿•史上最可爱•输出最高•承包庄周所有血条•感冒了脾气超级不好•鲲一脸微笑地看着韩•一跳三米高•马尾一米二•偷遍全峡谷•信扛着自己的主人……对,你没看错,就是扛着庄周。
……仙人板板哦!
我本来因为感冒了脾气就不好,喝了药后(划掉)看见跳跳扛着自家主人怒气值更是刷刷上升,默默举起了手中的青莲剑砍向了韩跳跳,嗯别问我怎么弄来的青莲剑,别在意这些细节。
天空一声巨响,刘老三闪亮登场
“雏儿别怕孤保护你!”“庄周家的鲲,孤警告你别动孤家的雏儿!”
“……”仙人板板哦(保持微笑)
【鲲 第一滴血 刘邦】
【鲲 二连突破 韩信】
【鲲 三连决胜 庄周】
是的我就是生气起来自己的主人都打(画风新奇)

三)
拖着被自己打晕的主人,我再一次路过了狄府(是的就是再一次)。然后……
“怀英这次的案子你别去了吧”李•天天喝假酒•就知道浪飞天•抢野抢龙抢人头•白一脸担心地看着狄•超级严肃•仁•头上一撮绿毛•头发披下来超级帅•杰,“万一受伤了怎么办?”
“李太白你给我打住,我作为长安治安官,这些案子本来就是我的份内事”狄仁杰按了按太阳穴,一脸嫌弃地回复李白。
“不行啊李某会担心你…”李白上前揽住了狄仁杰,似是撒娇…嗯……剑仙撒娇了诶……(保持微笑)
“你给我矜持点!”狄大人拿起令牌啪叽砸在李白脸上,可是狄大人…你脸红了啊……脸红了啊……(保持微……保持个屁哦仙人板板哦)
【鲲 四连超凡 李白】
【鲲 五杀 狄仁杰】
【团灭】
(哗——)

四)
大家好我是鲲,今天也拿了五杀呢(微笑)
【是的结尾就是那么少╮(╯_╰)╭】

【银祭】问答环节【恶搞】

#突然脑抽想弄个问答梗#
#所有回答的都是我(本人客串)#
#cp不怎么明显,但是会打tag#
#OOC慎入,文笔差轻喷#

第一场:(4问)
韩信:被喜欢的人睡了怎么办?
银祭:睡回去
韩信:试过…没用……
银祭:那就让那个人再睡你一次,至少不亏╮(╯▽╰)╭
韩信:……

李白:喝多了假酒怎么办?
银祭:歪?狄大人吗?这里有人耍酒疯,对就是那个天天就知道浪不猥琐发育还抢野抢人头的李…唔唔!!(挣扎)
李白:歪?怀英吗?刚刚那个人喝醉了,李某已经处理了,嗯嗯,李某一会儿就回来(拿过电话)

刘邦:孤的情敌太多怎么办?
银祭:那就先把你喜欢的人睡了,至少ta的第一次是你的(竖大拇指)
刘邦:嗯……好主意(想了想,默默拖走韩信)

张良:西汉要完了怎么办?
银祭:凉拌(比耶)
张良:(放狗链栓住)请认真一点
银祭:投靠西楚吧,或者拉上老萧归隐深山(乖巧)
张良:万一君主…啊不,刘老三要拦截呢?
银祭:关门!放跳跳!(韩信:喵喵喵?)

——插播广告——
银祭:欢迎使用刘老三牌牙膏!用了我们这款牙膏,保证你牙不黄了,脸不黑了,手不酸了,腿不抽了,心脏也不跳了!不用998,不用888,也不用88,只需008,刘老三牌牙膏带回家!现在订购还送安琪拉牌披萨!你还在等什么!快来订购吧!
【哗——】
——广告结束——
第二场:(3问)
守约:家里有一群吃货怎么办?
银祭:恕我直言,你或许可以在吃的里面放一点假酒,效果杠杠的(竖大拇指)
守约:假酒?…
银祭:是的,李白牌假酒,只需一口,就带你蹦瞎卡拉卡!再来一口,带你飞升(塞假酒)

兰陵王:我绿了怎么办?
银祭:改名叫绿陵王吧,这是手续(递)
兰陵王:……(默默开大)
银祭:……(不详的预感)啊!——不!别打脸!嗷!狄大人救我哇啊啊啊啊!(银祭 卒 享年3岁)

王昭君:故乡的梅花不开了怎么办?心悦之人不回来了怎么办?我的建模要改了怎么办?会不会没人记得我以前的样子了?会不会balabalabalaba……
银祭:停!——打住。咳……(清嗓子)加点金坷垃;那就打晕拖回去;改了会很漂亮的不用担心;会的会的;balabalabalabala……
扁鹊:歪?狄大人吗?这里有个人(银祭)特别猥琐地笑着,还勾搭昭君姑娘,对就是长安城那边,嗯好,等你来(挂电话)
didudidudidu……
银祭:(举起电话)歪,母亲大人吗?我在长安城住几个月,嗯,大概三个月左右吧,好,会早点回来的…………歪?歪?……挂得那么快(欲哭无泪)

——场景转换——
母亲大人:(内心OS:)嗯?几个月不回来,肯定是浪过头了,不管了恰好休息几个月……嗯三个月?真短……怎么不是三年……唉算了,挂了吧(挂电话)

END(嗯对就是那么短)

【邦信】赌神一世

#根据狼团儿的梗而想到的小短篇#
#这次不恶搞了,微史向#
#OOC慎入#
# @狼团儿⭐狼月 诶关注了才艾特到你哈哈哈#

一)
众所周知,韩信是西汉的开国大将军,在此之前,他就没有什么身份吗?
自然是有,在此之前,他是当时的民间第一赌神。
既是赌神,则未赌输过。
韩信与人赌,不只是赌钱、赌物,也会赌一些事。凭借他超高的分析能力,还未曾输过。

二)
此后,韩信跟了刘邦,从刘邦只是一个小小的领导者开始,慢慢跟随他直至变为皇帝。
他欣赏刘邦的英勇,也欣赏刘邦的计谋。
“希望你别跟错了人。”
那一年,刘邦如是说。
“我韩信就没做错过。”
那一年,韩信如是回答。

三)
这是一个赌注,拼上了命的赌注。
韩信相信,自己不会赌输,因为他是赌神,即使不再与人相赌,但他的分析能力一直都在。

四)
人生不会一帆风顺,韩信当然知道,那天,刘邦召见他于大殿之中,虽是一副笑脸,话语却满怀着怀疑之情:“韩卿,有人言你有谋反之意?”
“……”韩信微微低头,沉默了几秒,而后一脸平静地回复,“君若信,则无谋,君若疑,则无果。”
刘邦眯着眼看向韩信,却未从他面上寻见一丝情感,便挥挥手,意示他退下。

五)
韩信死了,长竹穿身,血如同鲜花一般绽放,他的眼神中,没有恐惧,只有悲伤。转瞬即逝,化为平静。
那时,刘邦清楚地看见,韩信的嘴型:
“君主,还是不信重言啊……”

六)
韩信乃一代战将,战无不胜;也是一代赌神,未曾赌输。
这次,他输了,他赌输了。
长竹穿身之前,张良来找他,问他两句话:“韩将军,你可知有人告你谋反?你可怕君主诛你?”
韩信如是回答:
“信乃一代赌神,下赌无数,从未输过,自跟随刘季,再无赌过。”
“这回,信再赌一次。”
“我赌……刘季不会相信我谋反。”
“我赌……他不会诛杀我。”
——END——

【银祭】穿越成鲲的三百六十五天(2)

#文笔不好轻喷#
#因为懒所以现在才更#
#其实我cp比较博爱√#
#微cp向#

一)
大家好我是鲲。
我现在…在韩信背上。
或许你们在好奇我为什么在韩信背上吧。
偷鲲知道吗(冷漠)

二)
偷我就算了,韩跳跳你必须解释一下,那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把李白的酒葫芦偷来了!知不知道里面都是假酒!
诶诶诶你是怎么背动蔡文姬的胡笳琴的!吃了大力丸吗!
我靠快放下那把吉他!那是高渐离的!有毒!
我去你什么东西都偷吗!快放下那颗心!那是妲己的二技能啊啊啊啊!
【哗——】

三)
俗话说得好,有一治安官就是好。
没错,我被狄大人救了,现在在庄周身边,庄周在一个劲的道谢……
不,主人,你要知道,狄大人他好多次令牌都砸我身上了(冷漠脸)

“主人…我们快走吧……”
“再…等等zzz狄大人啊真是谢谢你zzz……”
不主人别聊了李白就在那儿啊你没看见他用杀人般的眼神看着我们吗?!快跑啊他过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哗——】

四)
大家好我是鲲,现在我在四处闲逛,是的我抛弃了庄周(冷漠)。
“鲲啊~你好——”
我顺着声源看过去,一个可爱的妹子诶(心动)
“你好~请问你是?”
“青莲剑。”
……what?青莲剑?!既然青莲剑在这儿,那么李白……
“哟~鲲啊——”
……呵呵,主人,别忘了帮我烧纸(生无可恋)
鲲 卒 享年???
——TBC——

【银祭】穿越成鲲的三百六十五天(1)

#什么三百六十五天?逗你们的#
#我懒不写那么多~可能10篇就结束吧(啪)#
#主要为恶搞文,偶尔正经#
#微cp向,第一人称向#

一)
大家好,我是鲲。
或许你们在好奇,我怎么会说话是吧?
哼哼……劳资穿越了(冷漠)

啥?你问我怎么穿越的?我咋知道!我特么就是上了个厕所,然后从窗子外“嗖”地飞来一块砖头,“啪”地砸中我的脑袋,醒来我就在这儿了。

……
“mmp谁那么没有素质!往别人家里扔砖头!我【哗——】你大爷!!”

【哗——】

二)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一穿越来这儿就是在战场,嗯……md我背上怎么那么重(冷漠)。
当我把视线移向后面时…我看见了……一个打瞌睡鼻子上还有鼻涕泡穿露肩服不怕感冒的人。
哦怎么那么眼熟啊——
靠!庄周!!

我当时就愣住了,待在原地不敢动,谁知庄周抬起手拍了一下我的侧面,还含糊着说:“鲲…快去上路……支援zzz”

我【哗——】你大爷,莫名其妙拍我还让我去上路,坐骑就不能休息么!?坐骑就不能有尊严么!?你睡得到安稳!我会答应你么!呵,真是的——

“恩好。”
……woc我是不是说人话了(冷漠)。
我以为自己就要暴露了,结果庄周点点头,又继续睡觉了。
呵呵……少年你几年没睡觉了。

三)
或许是因为鲲是上古神兽,说话很正常,所以庄周没在意吧恩…
我这么想这,默默“游”去上路,路过野区,向来偷蓝的韩跳跳打了个招呼。
“哟——韩跳跳啊,你好……”好你大爷…
韩跳跳好像愣了一下,而后一个惩击收掉蓝爸爸,朝我跑来。
吓得我撒腿就跑…等等我有腿么……算了别在意这些细节。
我吓得连忙跑向上路,一阵颠簸,庄周摇摇晃晃地,就是不掉下来……
我去你就下来吧大爷,我很累啊……

四)
跑向上路,庄周总算是清醒一点,指挥我走去孙尚香那儿支援。
我游了半天,一边发呆一边想什么时候结束。
回过神来,庄周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恩?怎么了…
看见眼前的景象,我愣住了。
我靠我怎么冲出塔了!!
看着韩跳跳那猥琐(划掉)邪恶的笑容,看着刘邦那更猥琐(划掉)邪恶的笑容,看着诸葛亮一脸淡定的脸,我懵了。

【刘邦 击杀 庄周     助攻 诸葛亮 韩信】

刘老三韩跳跳诸葛暗我【哗——】你们大爷!!!

——TPC——

【邪教】待樱花绽放之时(高能)

#我……打赌输了qaq#
#我……拆了我最爱的cp……qaq#
#我……要写李白x橘右京…qaq#
#此文…根据我看到的两个人的对戏改编qaq#
#此文…是现代的qaq#

一】
王者学院。
是整个L市最大,最出名的学院,里面不仅教学楼高大,科技先进,校长是武则天,里面的学生也个个出色。
回想一下,李白还记得第一天上学时,见到的那抹深蓝,如图海洋的颜色一般,让人感觉十分轻松。

二】
开学那天,每个学生都需要自我介绍,自己认识的好友:扁鹊,王昭君,庄周,韩信等人很自然地就走上讲台自我介绍。
自己也不例外,只不过在这一片随和的环境中,只有一个人是十分严肃的思考这个问题。
“在想什么?”李白走上前,拍了拍那个人的肩膀。
那人有着蓝色的长发,轻轻搭在肩上,十分柔软,清秀的脸庞与严肃的神情搭配起来毫无和谐感。
那人摇了摇头,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回复:“并没有什么,只不过…在下不知道一会儿该说什么……”
李白听见这人的口音,不禁轻笑,好笑地看着这人:“这种事不用那么严肃啊。随便说说就好~”
闻言,那人却只是微微点头,十分平静地吐出一言:“好吧…在下就听阁下的意见罢……”顿了顿,那人又再次开口:“在下橘右京,敢问阁下是……”
“李白。”李白笑道,“我是李白,字太白。”

三】
第二次相遇,是在走廊上。
橘右京几乎整个人趴在走廊的栏杆上,用手帕捂住嘴,皱起了眉,还小声说道:“还好…忍住了……”李白当然不知道橘右京是因为肺痨,只是走过去拍了拍橘右京的肩,问:“怎么了?”“无碍……”橘右京叹了口气,“只是身体不舒服而已……”
李白想了想,笑着递给橘右京自己的酒壶:“喝一点吧,或许你会好一点。”“可…这不是酒吗……?”橘右京皱了皱眉,作为滴酒不沾的人,他酒量不怎么好,“阁下确定没有拿错?”“没有。”李白一脸严肃地看向他,又把酒壶递上前。“……好吧,居然阁下这般坚持,那在下就试试…”橘右京叹口气,接过酒壶,轻轻抿一口,无视李白一脸期待的表情,淡然开口,“在下记得阁下说……这不是酒……”“骗你的。”李白眨了眨眼,“你还真信啊~?”

四】
橘右京没有说话,只是在内心庆幸自己抿了一口,他正想把酒壶还给李白,却顿住了:“阁下是否介意在下擦干净酒壶……”“不必。”李白直接拿过酒壶,仰头喝了一口,言道。
橘右京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说什么,李白见他这样,勾唇一笑,含起一口酒就吻上人的唇,并把酒渡过去。“??”橘右京一脸茫然地看着李白,酒喂刺激着味蕾,橘右京推开了李白,擦了擦嘴,“这是中原人表达友好的方式?”李白张了张口,苦笑道:“是。”

五】
他们的相遇太早,太美。
所以结局不会好,不会完美。

六】
夜晚,一位男子独自行走在热闹的大街上,他的嘴角挂着很虚伪的假笑,经过一条又一条小巷,最后走到郊区。
他行过郊区,走到一片繁密的后山,在一棵樱花树前停下脚步,他俯身拂去落在石头上的一片桃花瓣,眼泪滑落了下来,滴在石头上那个微笑的男子的脸上。
“我带你看了你故乡的樱花。”
“我陪你走过了无数的岁月。”
“你笑着说会陪我永远。”
“却忘了命运这种可怕的罪孽。”
END
(邪教邪教qwq我内心有点)
(结局的意思是橘右京肺痨死了,李白到他的墓前感叹一生繁华却不敌命运,大概就是这样)

【信邦】你只需在我身后,被我保护

#其实这个不算文啦?#
#这个是银祭进一个群的自戏~√#
#稍微修改当作文好像不错?~#
#以及抱歉那么久没有写文了#
#就问你们一句,想不想我~√#

夜幕降临,月光无虑地洒满大地,染上一抹洁白无瑕,星光点点,在河面上自由的漂泊,风一走而过,拂去片片尘埃,撩起一缕红发,在半空轻轻舞动.只见红发将军微微抬头仰望那片夜空,耳边忽起忽落的虫鸣,身边秀丽的景色,使其如同处在仙境之中,不愿醒来.

然而红发的将军只是短暂地享受了这份难得一遇的清静,便抬步行去.明日便是征战,敌军并不如以往那般比较弱小,而是更加强大,虽不及我国军队,但也算是略有威胁.

想至此,韩信长叹一口气,下意识握紧了不离手的长枪,皱了皱眉,内心略有紧张,毕竟自己的君主也会亲临战场,除了要进攻敌方外,还需护好身后那人.韩信缓缓抬头望向皎月,低声立下誓言.

“明日之战,我定尽全力,必会护你无忧.”

翌日,红发大将军随着君主行向战场,脸上的写满了认真,随着马蹄声渐渐放慢,两国军队都停了下来.一阵风袭来,卷起遍地尘埃,韩信微微撇过头,见刘邦缓缓举手,一声令下,两方军队都冲向彼方.韩信转过头看向一脸严肃的君主,有些担心地开口.

“君主,可需信在你身旁……”
“无碍,孤能护自身安全.而战场需要你,韩卿.”

闻见刘邦的回复,韩信虽有些担心,但考虑到大局,还是咬牙点点头,随即奔向战场.挥枪舞剑,一个个人头落地,思索三分还是吩咐了自己的得力手下护刘邦安全.

“保护好君主!”

短短的一句话,却包含了无数情感.自己是将军,他手下的将军,但除了为他打天下外,自己的责任便是保护他.

毫无悬念的战斗,韩信无视了战友们的欢呼,随意擦了擦脸上的鲜血,独自走向君主.望着看着那人脸上毫无保留的笑容,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君主,信说过,会为你打天下,会护你一世无忧.”
“所以君主站在后方即可,信会在前方为你披荆斩棘.”

不做无法实现的梦.

【云亮】八进为你

#答应了 @莫晓 所以来了篇云亮文~#
#历史向,但因为我是历史渣所以。。。qwq#
#有私设,历史略有改动#
#虐文,文笔不好抱歉哈~#

一)
众所皆知,赵云乃蜀国大将,七进七出战无不胜。
一进救主公,二进救夫人,三进救……
几乎救出的人无一伤亡。唯有七进。

二)
赵云见到糜夫人,其坐于枯井边,放声啼哭,赵云微微皱眉,抬步行去:“夫人受难,云之罪也。不必多言,请夫人上马。云自步行死战,保夫人透出重围。”糜夫人抬眼,淡淡一笑,否决了赵云的话,将阿斗交予赵云,后纵身跃入枯井之中,封己而亡。
赵云想救糜夫人,无奈她已死,含泪抱起阿斗,突出重围,七进,救阿斗,却失一夫人。
赵云自那后立下誓言,定不会再让任何人死亡。

三)
八进,为救好友。
赵云擅自离帐,冲进曹军中,挥剑舞身,人头落地,鲜血淋漓。
双拳难敌四手,曹军弓箭手偷偷瞄准赵云,赵云正顾前方,无奈露出破绽,箭破云霄,直直冲向赵云,作为武神,赵云怎会没有发现。但他来不及了。
‘要死了吗…’赵云想到,闭上了眼睛。

四)
想象中的疼痛感并没有来临,鲜血的热度倒是沾满了脸颊,赵云缓缓抬眸,见面前之人,眼瞳极速缩小:“军师!?”
面前之人,便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军师——诸葛亮。
其蓝色头发已沾染血色,嘴角也流下一抹红,忍住疼痛,勉强发出细微声音:“快…走……”言毕,便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一般,倒向赵云。
赵云没有想到诸葛亮会来,他与军师极少谈话,即使是军事,也不超四句。
赵云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句话。

五)
武神从未失败,他救出了战友,却失去了更重要的人。
赵云从未离开战场,不懂情情爱爱,自然不见诸葛亮对他的暗恋。
他其实问过自己,是否喜欢诸葛亮,因为他见到军师便会觉得不对劲。
他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知道诸葛亮死亡之时。
赵云明白了,他自见诸葛亮开始,就已经定下了这份缘。
“七进失糜,八进亡明。”
赵云回到军帐中,抬头仰望夜空。
“军师,云,注定与你无缘。”
——END——
(嘤嘤嘤孟德大人其实我不想说曹军的但是想不到别的了QAQ嘤嘤嘤我文笔差别建议QAQ嘤嘤嘤我没写过云亮抱歉啊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