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祭(皮皮虾)

这儿银祭,主欧美王者圈副杂,爬墙小能手,很高兴认识你,文笔贼差画画更渣只求不喷♡

可能是一辆车?

emmm拉郎配,我觉得理发师陶德里的陶德和海德好像啊嘿嘿嘿
想看他们谈恋爱(划掉)开车。
戏渣错字多还特别ooc,我写不出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emmm大概是无爱情向开车?
这是前戏,后续慢慢肛,第一次开车的新人求轻喷。
海德真可爱他是我的啊啊啊啊啊!(被打)
就这样惹,食用愉快。

https://shimo.im/docs/EiWQBORZotUtptB3/

这俩的cp叫啥啊…(懵)

【X-MAN】握手

#细节瞎编的#
#ooc是我的,爱情属于他们#
#好久没看电影细节都记不住了,凑合着看吧……#

【冰火】
Bobby有两次握住John的手的机会,但他没有。

第一次是Bobby刚觉醒能力步入X学院的时候,还记得刚走向教室,一簇火焰便扑面而来,虽然Bobby当机立断用自己的能力熄灭那簇火焰,自己耳畔的一束头发却已经烧焦。
“wow!新同学?”
Bobby听见一个少年那语末故意上扬的话语,顺着看去,便看见了一个手指上环绕着火焰的少年,毫无疑问,那就是先前的罪魁祸首。
“我是John。”
John走过去,带着习惯性的桀骜不驯的笑容,朝Bobby伸出手,然而Bobby无视了他,擦肩而过。

第二次是在认识Rogue后,飞船中,一道道刺激神经的波动令Bobby和Rogue摔倒在飞船上,他们手拉着手,即使脑子里疼得受不了,手上的气力却也只紧不送,仿佛世界末日也没办法将他们分开一样。而冰天雪地里,John向后一仰,躺倒在冰冷的雪地中,他双手紧紧捂住头,面上尽是痛苦和苦涩,不知为何,他忽然抬起左手,伸向了飞船的位置。
第二次,John伸出的手也没有被握住。

第三次,是在魔鬼岛的时候,昔日掌控着冰与火的两个死党,如今成了背道而驰的敌人。
John控制着火焰,源源不断地向着Bobby冲去,与对方的冰雾装在一起,发出滋滋的声音。
看着Bobby的模样,John心头忽然一阵不爽,这使他的攻势增强了几分,本以为已经压制住了Bobby,然而火焰中突然伸出一双蓝色的手,紧紧束缚在John的手上,而先前咄咄逼人的火焰,随着这个动作也逐渐消散。将自己变成冰人的Bobby站起身,一个头槌撞向John,对方也顺势晕倒,向后仰去,手臂由于惯性朝上移去。
这一次,他握住了。

【狼队】
Logan有两次握住Scott的手的机会,但他没有。

第一次是在他刚进入学院的时候,穿着不是很合身的连帽卫衣,他听见身后的开门声,警惕转过身去,随即看见了一个戴着眼镜的少年,两两相对,却一直沉默着,最后,是那戴眼镜的少年朝他伸出了手。
“初次见面,我是Scott。”
Logan看向Scott伸出的手,却迟迟没有动作,Scott在停留片刻,见Logan没有握手的打算,
便堪堪收手。

第二次,是他们去找Scott的时候,河岸便,石块与杂物交错着飘在半空。
“Scott?”Logan试着呼唤那人的名字,却迟迟没有回声。
最后,他在一块岩石后看见了Scott的标志——那一个眼睛,Logan连忙走过去,抓住了那随着石块一同飘浮的眼镜,心中的不安愈来愈强,最后,那眼镜破碎在自己面前,也宣告了Scott的离去。

第三次,逆转未来时他回到过去,同样的地点,同样的人物,只是那时的Scott还没有褪去少年应有的青涩,Logan看着面前的人,抬手拍上了他的肩,压制着心下的激动之意,听着面前有些疑惑的人朝他伸出手:“Scott。”
“Logan。”
这次,他握住了。

————————————————
Rogue有很多次与心爱的人真正握手的机会,和Bobby、和Logan、和Shadowcat、和Blink……但她放弃了。

【多cp】如果两个同样的监管者同时出现会发生怎么样的化学反应(?

#ooc慎入#
#多cp慎入#
#私设内测杰出没,公测称为杰克,内测为“杰克”#
#高能预警——此篇cp为杰佣和双杰#

【first leg】
我看见他黝黑短发遮掩下的双眼,猩红得好似血液的颜色;我看见他裸露的皮肤,病态得看似苍白无力;随后,我看见了他的容颜……
——那是…我?

【Second round】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至少能肯定是是……我不可能和你是同一个人。”
看着那熟悉不过的容颜,杰克觉得自己仿佛是当头被那位空军小姐的信号枪打中了一样,头颅发出阵阵疼痛,耳边也鸣鸣作响,看着面前那容颜、衣着、指刀…包括声音都与自己毫无二致,杰克差点认为那个人便是自己,不过幸好是那人暗红双眸下的血痕和周身的不安气息显得陌生,才让杰克相信自己并不是在伦敦被一个疯子用铁棍狠狠敲击之后又拿出一面镜子对着自己,因为那简直——太难以置信。
“说什么呢,冒牌货。”
令杰克最熟悉不过的…也就是他自己的声线从面前人口中滑出,虽说是不敬的话语,却没有些许意外惊愕,反而染上几许揶揄笑意,甚至隐隐约约能感觉他对这件事有浓厚的兴趣,说白了就是——怪人一个。
“自我介绍一下,”那人丝毫不在意杰克礼节性笑容掩盖的狐疑的目光,抬起未被指刀覆盖的手,理了理胸口前的故事,一口流利的英语脱口而出,“我是‘杰克’,一名来自伦敦的开膛手。”
这不说还好,一开口,杰克更觉得诧异,这种熟悉的语气和身份,不活脱脱就是自己吗?

【Third round】
“愉快”的聊天时间总是很短的,它们稍纵即逝,两位开膛手杰克还未将椅子坐热,便各怀鬼胎地被传送入昏暗的湖景村内,涛涛水声萦绕耳畔,杰克睁开双眸,血光浮动,他没有任何懈怠,将周围景物全都扫上一遍,才稍稍放下心,虽然今日并不是那么顺利,但至少那家伙现在不在,不是么?
大不了与他错开就行了。
杰克这么想着,一边戴上面具,一边提起修长的双腿在场景内徘徊,熟悉的耳鸣显现,杰克并没有先前那么糟心,反而有些惊喜,毕竟这是遇到那些求生者的最好开端。
果不其然。
地面上求生者行动后留下的脚印映入眼帘,杰克下意识舔了舔干燥的下唇,双唇勾勒出一个愉悦的弧度,面具丝毫不影响视线,杰克从几个货物箱和一棵高树后走过,一位女士的身影浮现眼前,
“找到你了,美丽的女士。”

叮叮——

代表着击中求生者的铃声响起,“杰克”觉得有些意味,显而易见他是小看了那位与自己几乎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人,不过这并不会对他的狩猎行动造成任何阻碍,此番,“杰克”轻轻笑了一下,没有婆婆妈妈的面具掩盖,那妖孽的容颜尽数暴露无遗,不过他不在乎,一个优秀的猎手不会因为自己的容颜暴露而销声匿迹。
他小幅度摇了摇头,顺着老旧密码机工作的声音寻去,一抹鲜绿色便显露眼前,“杰克”不禁愣神几分,他觉得这抹身影与那位让自己赞赏的雇佣兵极其相似,但他没有多想,因为他不会让一个猎物轻易逃离他的手掌。
于是他迈着平稳不乱的步伐朝那抹鲜绿挪去。

【Fourth round】
杰克第一次觉得自己运气是那么的不好,事实上,他只是出于礼貌和好奇,才答应了那位神秘的庄园主来参与混沌纷争。一开始,他对一切都怀着好奇与兴趣,但自从他遇到了一个与自己同名的人,又被传说中温文尔雅的黛儿小姐用几瓶香水耍了好一会儿后,他后悔了。
不过还好,作为伦敦开膛手的经历和曾经狩猎的经验,他还是将那位狡诈的姑娘绑在了椅子上。
“冒犯了,美丽的女士。”虽说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他自己,但他丝毫不在意,反而还假惺惺(在那位女士看来)地道上几句。
失策了,浪费了太多时间。
杰克有些懊恼,他是没想到这位调香师小姐会带着比平常多一倍的香水,这导致他错过了更多猎物,不过他不会就此罢休,甚至没有丝毫气愤,这并不是因为他狂妄自大,而是因为被浪费大多时间这样的情况他不是第一次遇见,且他几乎都能翻盘,换而言之就是……身为开膛手且监管者的自信。
杰克是个完美主义者。

“杰克?”
作为雇佣兵,奈布靠着比常人强上数倍的感知,在“杰克”接近他之前便多多少少知道了自己被一位监管者盯上,事实上他认为这一切都是很正常的,被杰克盯上,追击,放水,后又放走,他经历了无数次——虽然他并不对此感到庆幸。不过这次,除了那熟悉的气息外,几许陌生的感觉让这位雇佣兵皱了皱眉,身为雇佣兵的自觉使他与人保持着一定距离,同时挪向了墙边,开起护腕随时准备离开原地,因为那陌生的杀气和不安令他浑身不舒服。
“哦?真是意外,您居然认识我。”“杰克”眨了眨眼睛,敷衍着回话,在那位雇佣兵转身之余便将对方的容颜尽收眼底——不错,一模一样的外貌,正如同他和那位冒牌货一样,只是气势不同罢了,这位先生并没有自己认识的雇佣兵一样,浑身煞气不逊于任何一个监管者。
“不,你不是他。”奈布眼里的疏远都快具象化出来了,警惕之意不受控制地涌出,那个监管者的气息和外貌都与自己认识的杰克有这差异,因为这家伙浑身上下都显示着一个猎人应有的气势,而另外的那家伙少了几分煞气和不近人意,也多了几许绅士风度,于是他毫不犹豫开口,“你是谁。”
这是一句陈述句。
“我是‘杰克’,雇佣兵先生,”“杰克”也是有些意外这个雇佣兵的敏锐,他再次落了几个视线于奈布身上,暗红双眸微眯,泄出了几分诡异的笑意,“不过不是你记忆中的杰克,因为他只是一个冒牌货。”
不等奈布开口,“杰克”便疾步行过去,高高抬起覆盖着指刀的手,毫不留情地朝着那位雇佣兵打上一下:
“但比起这个,你更应该担心自己的处境,奈布•萨贝达先生。”
“毕竟那个冒牌货是我的。”

【Fifth round】
杰克堪堪靠着树木躲过了那位空军小姐的信号枪,虽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可那份滋味足以令他不好受。守尸这种行为虽然不是第一次,但也不是很多次,如果不是为了让那个真正的冒牌货看看他的实力,他根本不会浪费去找奈布的时机而在原地打转——因为这很无聊。
调香师女士优雅的形象在狂欢之椅飞升的时候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略微惊恐的眼神和清脆的叫声,不得不说,杰克认为自己真的有些变态,因为他很乐意去看这些求生者失败前的姿态,正如同他残忍杀害了那些妓女后又停留观望半会儿一样,仿佛是在欣赏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属于他的艺术品。
这种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
杰克眯起了双眸,面上笑意不减,却添了几许复杂情绪,他鼓动喉结,清了清嗓,而后将古典的四小天鹅曲哼出唇间,不仅不与他这惊悚的身份形成反差,还显得极其正常,并不是夸张叙述,如若是在庄园外,这一番行为简直会让人自动联想这位俊俏绅士的先生是一位高高在上的音乐家。
但无论怎样,杰克还是一个猎人。
所以他擦拭了一下指刀,再次前去寻找猎物。

“嘶……”新伤牵动着旧伤,从而叠加出更恐怖的伤,可奈布顾不住这些,直觉告诉他,如果被这个家伙捉住,可能会生不如死。虽然这只是可能,但他还是选择相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在一切事物面前,他认为生命最重要。
“哦?”擦刀期间,“杰克”无意瞥了那雇佣兵一眼,见奈布没有进入“半血”状态,到是有些意外,他虽然有过参加狂欢的经历,但这些远不足以让他立刻想清楚这儿的规定,因为“杰克”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并不认为这个地方的自己所至的庄园,因为这儿少了那份惊悚和令人望而生畏的气势。
“呵,我是个雇佣兵,监管者,在战场上小看我,换来的只会是死亡。”伤口的疼痛感并不会让一个廓尔喀雇佣兵让步甚至是胆怯,奈布朝着“杰克”平静发言,见其模样,心下迅速整理思维,不出片刻便知道了“杰克”并不是很理解这儿的规定,因此他多了一成的把握——脱离追击。
“这到是真的让我感到意外了,”“杰克”扯扯嘴角,揶揄语气脱口而出,一个雇佣兵的小小反差,不足以让他大为震惊,所以他再次快步上前,在那位雇佣兵尝试逃脱的时候追击过去,“但你也成功吸引了我的注意,我不会放过你的,廓尔喀雇佣兵。”

叮叮——

铃声再次响起,将那唇齿交错便会留下令人不悦的话语的律师击倒后,杰克发现显示着奈布标志的地方变成了金色,这意味着什么?
杰克当然知道。
这意味着那冒牌货伤到了那位雇佣兵。
所以他忍让不了。
杰克将和他比起来显得柔弱无能的莱利绑在气球上,步伐加快走向狂欢之椅,心尖的不悦使得他无意间加重了气力,以至于那位律师先生被绑住后,荆棘条划破了他的衣服和皮肤。不过杰克不在乎这些,比起这个,他更想去找那冒牌货算账。因此杰克冷冷的瞥了一眼狂欢之椅上无力挣扎的律师,而那求生者也顺势停下了动作,他不傻,轻轻松松便感受到了如刀刮一般的目光——愕然间也只能看着杰克看似瘦弱的身影逐渐消失视野中。

【Sixth round】
强者间的斗争是激烈的,令“杰克”感到兴奋的是这个雇佣兵的实力并不比自己记忆中的那位低,不然以他的实力,并不至于几分钟后还留着那雇佣兵与自己游斗——在板区被砸中数次,即将打中人却被对方一个护腕拉开距离,再或是翻窗加速让人难以立刻追上。
“哈哈哈哈哈!”“杰克”再次失误被奈布一个木板击中后,倏地笑出声,因为声带原本的原因,那笑声脱口而出,普通人第一反应是十分的悦耳,可奈布不是普通人,他是一个雇佣兵,因此他在听到那笑声的第一时间便觉察到了更加浓郁的不安感,再加上先前长达几分钟的游斗,他的护腕早已耗尽,这种情况就更令人头皮发麻,冷汗直流。
“这家伙…”奈布不由得小声呢喃。
随后……

叮叮——

铃声再次响起,奈布忽地趴落地面,一阵头晕目眩,这次是他失误了,他犯了一个大忌,便是小小的发愣了一下——但他没想到那个监管者会在这一瞬间闪现过后一刀击晕他。
“不错,能够与我纠缠那么久,你的实力到也不赖。”“杰克”面上依旧是那副诡异的笑容,语气确夹杂了些许赞同,在这丝毫感受不到恐怖气息的环境,能够有这么一位求生者,在他看来已经是一个奇迹,“但在我眼里,你永远只是一个猎物。”
这么道着,“杰克”缓步走向了无力反抗的奈布面前,蹲下,抬起手,屈指,捏住了雇佣兵的下颚,并施力令起直视着自己的双眸,他也能感受到,那求生者强大的意志力和自尊心驱使他不断挣扎,但他是个罪犯,越是挣扎,反而越能极其他内心深处的虐待欲。
所以他按照以前的样子,拎起奈布的后衣领,将其拉起又狠狠率向地面,在对方趴在地上还没缓过神之余,一脚踹上了他的脊背。
“咔嚓”
奈布顿时脸色变得苍白,倒吸一口冷气鲜血不断流出,滴落地面,新伤、旧伤,再加上脊背现在的疼痛感,不疼晕过去已经是一个奇迹,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这个人力气为何如此恐怖。
“杰克”早已习惯了这个雇佣兵带来的惊喜,便也不在为此感到意外,不过有件事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便是他在学着从前模样一脚踏向奈布脊背时,气力远超从前。

“混蛋…”心中的不安感愈来愈强,杰克不再只是疾步前进,内心的驱使下,他换为了奔跑状,遇到了求生者也不曾理会,此时此刻的他只有一个想法,找到那冒牌货,并给他一个教训。
奈布倒地的消息他早已得知,心中复杂情绪也愈来愈怪异,他甚至有些迷茫,为什么那个雇佣兵会令他如此心惊胆颤,因为他那高傲的气势?因为他那不服输的性格?还是他一层层伪装下懦弱的内心……
他不知道。

【Final round】
“杰克”对杰克的情况自是浑然不知,他并不害怕那个冒牌货会真的将他虐杀于此,即使实力相同,他的手段也远比杰克强。
但他也丝毫没有耽误,在给了奈布狠狠的一脚后,立刻将对方的一脚抬起,并毫不留情地将那雇佣兵从原地拖向狂欢之椅。
地面的碎石和灰尘在“杰克”这粗鲁的行动之下,一个个争先恐后地刺入奈布的皮肤、粘着伤口不愿脱落,而奈布此时面无血色,只是靠着强烈的自尊心和意志力不断挣扎,尝试着踢开“杰克”的手。
路过货物箱和树木,其上黝黑乌鸦被惊动,扇动着翅翼朝着天空飞去,周围意外的寂静,除了奈布低声的呻吟,没有耳鸣,也没有密码机破译是发出的声音,一切都看起来如此美好……
“混蛋!”
也许?

“杰克”眼皮不禁跳动了一下,视线朝着声源处挪去,斜睨着杰克有些狼狈的声音,嘲笑意味立刻泄了出来,但他也没有停下脚步。
“放开他。”杰克见着那冒牌货拖着奈布的模样,顿时沉下了脸色,杀意波动,原本看似婆婆妈妈的面具已经因为妨碍行动的罪名而被杰克抛弃,因此也将这模样暴露无遗,杰克头顶的高礼帽更是偏离了原本的位置,早已没了英伦绅士的感觉。他也没有停留,甚至速度提升了好一大段,朝着那两人行去。

咔嚓

慢了一步。
“杰克”将奈布从地面拉起,似是要和杰克作对一样,加重了气力把雇佣兵狠狠摁在狂欢之椅上,并用荆棘条紧紧缠住,铁栏顺势破土而出,拦在了雇佣兵之前。
奈布也终于抵不住这种足以让人失去理智的疼痛,痛苦呻吟了一声。
杰克见状,咬咬牙,毫不犹豫举起右手,握拳朝着“杰克”打去——正中脸部。
“嗯……”“杰克”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一番,自杰克出手到自己被击中,都是站在原地,丝毫不曾躲避,但他的脸上也印上了拳印,嘴角甚至冒出了血迹,还没缓过神来,他又被杰克紧攥衣领拉至对方面前,鼻尖对着鼻尖,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尽数扑在自己脸上。
如果是不知情人一看,或许会惊呼见鬼了,但他们不一样,他们都知道对方是另一个自己,但并不承认。
见着杰克满脸怒气和杀意,“杰克”却仍是一脸淡漠高傲的模样,似乎不当回事。
“为什么这么做。”杰克手上力气不断加重,咬牙也更为用力,但他在克制,他的原则不容许他直接这么动手,直觉告诉他,这有什么隐情——但希望渺渺。
“呵,我凭什么告诉你?”“杰克”也是丝毫不在意,见着杰克的模样,反而当作是个笑料,但也为此再次收获了一拳,脸上是火辣辣的疼,可他的瞳间气势丝毫未变。
“我再问你一次——为什么!”杰克越是看见他那副模样,就越是恼怒到快要无法抑制住自己,但那又如何,他自是自己不可能轻轻松松解决掉那人。
“你以为游戏结束了?”
“杰克”没有回复先前的问题,反而道出了除他以外在场所有人都疑惑的一句话。
“…什么意思”
“你以为一切都是巧合?”
“?!”
“你已经无路可退了——我也是。”
“什——”
“游戏,现在才开始!。”
————————————————
END…吗?





我他妈在写什么辣鸡玩意…(捂脸)

一个贼正经的王者荣耀语C

如图,我是一个特别懒(佛)的群主,新群嘻嘻嘻,就两个人,欢迎来玩儿呀。
先进审核群,主群公告如图1,看完公告再申请谢谢。
群里花木兰原皮找一个靓丽暗影刀锋。特别急的那种。
半私心tag。
没背景,我不管我就是不要写背景,超累的!。(委屈)

【邦信邦】阿尔茨海默病

#被一张图激发的灵感#
#不知道是糖还是刀系列#
#OOC慎入!#

邦信邦都吃且这个没有明显攻受分明,所以打了两个tag,各位喜欢邦信就代入邦信,喜欢信邦就代入信邦~
Are you ready?
Let's go!
————————————
刘邦正坐在医院外的长椅上,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让他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但他说不清为什么。
凉凉的风一阵一阵袭来,似刀刃一般划过刘邦的脸颊,有些刺痛。真奇怪,天空中太阳正发着光,但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心里似乎少了什么…
少了些什么呢……
似紫水晶般的眼眸此时正黯淡无光,刘邦垂了垂眼眸,望着光秃秃的地面,有些出神。
“我可以坐在这儿么?”
身旁传来了一个有些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刘邦顿了顿,下意识顺着声音看过去。望着那位穿着病号服的红发少年,警惕心使刘邦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当他扫到红发少年的脸时,他愣住了。
“不可以么?”
红发少年见刘邦的样子,便张开手在刘邦的面前晃了晃。
“不。当然可以。”
虽然不知道明明可以直接坐下,那人为什么要询问自己,但刘邦还是回应了人,还为了避免尴尬将自己的视线移向前方。
“谢谢。”
那人笑了笑,大大方方地坐在椅子上,将手搭在长椅上,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过头看向刘邦。
“嘿,你叫什么名字啊?”
“……”很是意外那人为什么要问这个,但出于礼貌,刘邦还是启齿回复了他,“刘邦。”
“刘邦…知道了。初次见面,我是韩信。”
韩信……?
听见这个名字时,刘邦眼前似乎闪过了一个画面,奈何速度太快,他来不及捕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刘邦一时无视了身旁的人。
似是意识到了气氛的尴尬,韩信看了看刘邦,脸上不减笑意:“你的爱人呢?”
被韩信的声音插入,刘邦回过了神,却依旧直视前方:“不知道…或许没有。”
韩信闻见刘邦的话,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却没显得十分意外,反而接机深入了话题:“那你一个人怎么过啊?”
“……”意料之中的反应。
“那和我一起过吧?”韩信在短暂的沉默后,似是开玩笑地快速接话。
“……”听见对方的话,刘邦愣住了,有些迷茫地发现自己竟不觉得厌恶,他快速思考了一番,才慢悠悠地接话,“你养的起我么?”
“当然!我也是有经济能力的好不好。”画风一转,韩信大大方方地朝刘邦笑道。
似是被这气氛感染了一般,刘邦转过了头,终于把视线放到了韩信身上,他张了张口,却又懊恼不知道说什么。
韩信仿佛的看穿了刘邦的小心思一样,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几分:“我给你变个魔术吧?”
“……”虽然没有回复,但刘邦很明显不反对这个主意。
“你看啊,我手里什么都没有吧?”
“嗯”
刘邦盯着韩信的手,微微蹙眉,很是认真。
韩信咧嘴轻笑,将右手伸向刘邦的头左侧,再次收回来时,手上尽然出现了一束玫瑰花。
“现在有了吧。”
“好厉害。”刘邦愣了愣,半响回过神,弯眸轻笑口上不住夸赞。
………………
“韩信,你们又去哪儿了?”
回到了病房,韩信大大方方地坐回病床上,理了理自己有些褶皱的病服,抬眸与询问的张良对视:“啊,出去散散步而已。”
“他还是没想起你么。”张良侧目看了看一旁低头盯着玫瑰花似是在发呆的刘邦,轻叹一声回过头启齿。
“没关系,总会想起来的。”韩信摊开手,嘴角依旧挂着那沾染了阳光一般的笑容,眼带笑意,“我又用了当时追他的那一招,放心,总会想起来的。”
“那我们先走了。”张良轻轻摇了摇头,嘴角上扬几分不易觉察的弧度,似是苦涩,又似是悲哀,“刘邦,走吧”
“啊好”被张良这一声唤回了神,刘邦猛的抬起头,将心思从玫瑰花中收回来,起身随着张良的动作走出病房,却在转身时似有似无地看了韩信一眼。

“你爱人也是患病了么?”韩信身旁的病床上的病人忽然开口,在韩信转过头来的时候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说简单点就痴呆症。”
“哪有什么痴不痴呆,他只是变成了小朋友而已。”韩信移回视线,不再看那人,遂抬头望向洁白天花板,嘴角弧度愈来愈明显,“多可爱啊,不是么。”

——————END——————

一个想不到名字的高大上的随笔(梗)

You're a kid who only laughs
你是一个只会笑的孩子

Hurt, bite and squeeze a smile out of You
受了伤,咬咬牙也就勉强挤出一个笑

To be scolded, frowned on, torn from the corners of the mouth, forced to laugh
被人骂,皱眉扯扯嘴角也就强颜欢笑

Being sidelined, slapping your cheek with your hands and smiling
被排挤,双手拍拍脸颊也就保持微笑

It went on for a long time
这样持续了很久

And finally
最后

Nobody cares about you anymore
没人再关心你

No one to comfort you anymore
没人再安慰你

Everyone thinks you're really laughing
大家都觉得你真的在笑

One day
有一天

You've been wronged
你受了委屈

When you're trying to squeeze a smile into your mouth
扯扯嘴角准备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时

A man touched your head with his hand
一个人用手摸了摸你的头

"Are you all right? "
“没事吧?”








































































You're crying
你哭了

————————————————
(借梗随意但请先问问我,万一我不同意你?【bu】在写文时也请务必注明,请艾特我谢谢)

别说了我爱他。

私设的海盗杰(人体ooc脸崩草稿风画面脏求轻喷)

私心杰裘

今天回家我就试试摸一个海盗裘拼一拼嘻嘻嘻嘻。

梗如图一

不觉得自己的画多好看
只是想发一下自己的想法
打算找时间写文(「・ω・)「

轻点喷就好了吧……
毕竟我真的是个画渣

人物ooc

无明确cp向

屠夫组的拟人…

好了不用说了我知道我是画渣……

将就着看吧
轻点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