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破晓TX9☆

【云亮】八进为你

#答应了 @莫晓 所以来了篇云亮文~#
#历史向,但因为我是历史渣所以。。。qwq#
#有私设,历史略有改动#
#虐文,文笔不好抱歉哈~#

一)
众所皆知,赵云乃蜀国大将,七进七出战无不胜。
一进救主公,二进救夫人,三进救……
几乎救出的人无一伤亡。唯有七进。

二)
赵云见到糜夫人,其坐于枯井边,放声啼哭,赵云微微皱眉,抬步行去:“夫人受难,云之罪也。不必多言,请夫人上马。云自步行死战,保夫人透出重围。”糜夫人抬眼,淡淡一笑,否决了赵云的话,将阿斗交予赵云,后纵身跃入枯井之中,封己而亡。
赵云想救糜夫人,无奈她已死,含泪抱起阿斗,突出重围,七进,救阿斗,却失一夫人。
赵云自那后立下誓言,定不会再让任何人死亡。

三)
八进,为救好友。
赵云擅自离帐,冲进曹军中,挥剑舞身,人头落地,鲜血淋漓。
双拳难敌四手,曹军弓箭手偷偷瞄准赵云,赵云正顾前方,无奈露出破绽,箭破云霄,直直冲向赵云,作为武神,赵云怎会没有发现。但他来不及了。
‘要死了吗…’赵云想到,闭上了眼睛。

四)
想象中的疼痛感并没有来临,鲜血的热度倒是沾满了脸颊,赵云缓缓抬眸,见面前之人,眼瞳极速缩小:“军师!?”
面前之人,便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军师——诸葛亮。
其蓝色头发已沾染血色,嘴角也流下一抹红,忍住疼痛,勉强发出细微声音:“快…走……”言毕,便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一般,倒向赵云。
赵云没有想到诸葛亮会来,他与军师极少谈话,即使是军事,也不超四句。
赵云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句话。

五)
武神从未失败,他救出了战友,却失去了更重要的人。
赵云从未离开战场,不懂情情爱爱,自然不见诸葛亮对他的暗恋。
他其实问过自己,是否喜欢诸葛亮,因为他见到军师便会觉得不对劲。
他没有得到任何答案。
知道诸葛亮死亡之时。
赵云明白了,他自见诸葛亮开始,就已经定下了这份缘。
“七进失糜,八进亡明。”
赵云回到军帐中,抬头仰望夜空。
“军师,云,注定与你无缘。”
——END——
(嘤嘤嘤孟德大人其实我不想说曹军的但是想不到别的了QAQ嘤嘤嘤我文笔差别建议QAQ嘤嘤嘤我没写过云亮抱歉啊QAQ)

悄咪咪的问问……
有人点梗吗QWQ
只限短篇QWQ
cp略洁癖(信邦、白狄,白鹊不拆,其余随便)QWQ
还望点明是逗比风还是虐向QWQ
以及文笔超级差QWQ真的QWQ
有的留名QWQ
没有就算了当我没说QWQ

【银祭】一语虐人心

#全员向#
#日常ooc#
#真的只有一句话_(:з」∠)_#
#抱歉没有小剧场了#
#半史向,半王者向,半私设_(:з」∠)_#

(小乔)
“周郎…我来了……”

(孙尚香)
“代码…错误……自动清除所有储存…”

(王昭君)
“我愿与故乡的梅花,共同凋零…”

(武则天)
“朕…只是想做得更好。”

(李白)
“花落叶败渺,佳人双笑。无人与我对饮照,昔双城,浩阔域。”

(狄仁杰)
“只差一年…”

(扁鹊)
“但疗人,不疗心;仅应秦某尚有心魔。”

(庄周)
“梦里花落知多少,等良久,终待到。”

(刘邦)
“无亦何法,惟诛将下。
若今可许,愿不想见。”

(韩信)
“我为你打下半片江山,为你战无不胜,为你一个笑容,无谋反之意。也为你过得安稳,甘愿受刑,只希你不要怪我,没有陪你走至天荒地老。”

(刘备)
“曾战沙场,刀剑彷徨,血腥剑雨,伤亡无妨,杀意弥漫,从无安然,但因为你,销毁一世,无何从因,只因爱你。”

END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_(:з」∠)_大多数都是原创的哦~如有雷同,还请细聊~( ̄▽ ̄~)~)

【银祭】君见否?歉,无见。

#日常OOC#
#这文不怎么甜抱歉(●—●)#
#高能预警(●—●)#
#其实我不会文艺…#
#请轻喷~#

一(信邦/史向)
风亦萧萧雨随落,君可见佳人一眼。
“重言,孤想看看这江山。”紫发男人望向天边。
“……”红发男人紧紧盯着紫发男人,开口回复,“好,我助你。”
那年,韩信如其言,为刘邦打下半片江山,虽身受重伤,却只有那人一个笑容,一句赞扬,便扬起笑脸。
“重言,他们一直劝……”刘邦双手抱头,仅仅只有他与他共处之时,刘邦才会失去一个君主与生俱来的威严感,而留下满满的脆弱不堪。韩信愣了愣,抬脚行前,环抱住那人,声线温柔到极点:“君主莫怕,信定护你左右。”
“爱卿,你可知罪。”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韩信感觉全身都失去了力量,眼里满是空洞与无奈:“信…臣不知……”紫色的眼眸微微迷起,具有绝对威严的声音再次环绕大厅:“辞刑。”
长竹穿身,红发消逝。
君言可否再相见,无人回应是否言。
‘重言,如果有来生,我不做君主,你也不是战将,我们一起闯天下可好?’‘好,我应你。’
…………
“你好我是刘邦~”
“……韩信…”
END

二(白狄/王者背景)
“怀英~别老是看案子了,陪陪我嘛~”富有磁性的声音说出如此软绵绵的话,狄仁杰阴着脸企图无视某个不正经的人。但无言沉默让那人更加得寸进尺:“怀英~……”李白假装委委屈屈地抱住狄仁杰,反倒引起那人的厌恶和一个过肩摔。
“嘤嘤嘤…怀英你欺负人。”李白轻轻揉了揉头,嘴角满是掩盖不了的微笑。“滚……”狄仁杰默默扶额,无话可说。
“怀英,你答应了我的~等到你完成这个答案,就与我闯荡江湖~”
“……得了,那得看什么时候,或许永远不会呢。”
…………
本是玩笑的一语,成了正式的存在。
“长安治安官,狄仁杰,破连环杀人案不幸殉职。”李白轻轻念着信上的内容,微微颤抖。
“你说过……要一起闯荡江湖的……”
…………
“长相思,在长安。”这是我最爱对你说的话,如今你却不在了,这句诗又有何意义?
“长相思,摧心肝……”白衣飘散,世间再无青莲剑仙。
END















































很虐对不对?来来来彩蛋来了~
(信邦/小剧场)
“君主,演完了吗?”韩信一个鱼打挺,认真的看着刘邦。
“恩,演完了。”刘邦心不在焉地回答到,认真的吃薯片。韩信摘掉道具(竹子)洗干净脸上的血迹,凑到刘邦面前:“君主,信陪你演了那么久,给点补充可好?”“恩?除了吃的,其他都行。”几乎是脱口而出。
“那我不客气了。”韩信勾唇一笑,随后扑倒了刘邦。
“韩信我&#&、;#*……”




(白狄/续)
“什么恶作剧信?”看着李白哭得跟个sb似的,狄仁杰默默走了过去,抽起李白拿着的信,看到了自己死亡的恶作剧信,身后冒起黑气。
“怀英你没死啊?”缓过神来的李白一脸欣喜地看向狄仁杰。
“显而易见。”狄仁杰默默撕毁了那张信。
“害我那么伤心…怀英,我可要讨回来了。”李白邪笑道,一个公主抱抱起狄仁杰,狂奔向狄府,顺带把李元芳踢出了狄府。
据李元芳表示,他那天晚上无处可归,还是貂蝉收留的他,据邻居表示,当晚他们听见了许多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甜不甜?甜不甜?!看我多爱你们_(:з」∠)_)

【信邦】分手系列

#看着好多分手梗,忍不住来一个#
#高甜无刀子√#
#借用一些漫画梗√#
#主信邦副白狄备香√#
#日常OOC#

(白狄)
“太白,我们分手吧。”狄仁杰微微低头,平静道。
“怀……怀英…为什么?”李白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人。
狄仁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逃避不开。”
闻言,李白猛地握住狄仁杰的手,睁大了眼睛:“怀英!别开玩笑…不…不会的……”
换来的,却不是一个微笑,和面前人的一句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不就TM找个线索吗!你松开我手会死啊!”狄仁杰狠狠地给了李白一个爆栗。“嘤嘤嘤我不是配合你吗qaq”
——来自捂着头一脸无辜的李白客户端

(信邦)
“重言…我……我们分手吧……”刘邦板着脸,一本严肃地看着韩信。“君主…别闹了……”韩信轻拍这面前人的头,口中满是无奈。刘邦拍开那只手:“我是认真的!”言毕,韩信愣住了,苦笑道:“君主…”















“就算你这样说,鸡爪也不能分给你吃。”
“诶!!!?”

(备香)
“刘玄德!”狂傲的声音传入耳中,蓝发男子笑着应答:“香香,我在。”孙尚香一手叉着腰,一手指向面前的人:“我们——分手!”刘备的笑容僵住了:“香…香香?别开玩笑好不好……你是在开玩笑是吧?”声音却颤抖着。
“本小姐没开玩笑。”孙尚香抱肩撇过头,语气满是不肖。“我明白了……”语毕,刘备低下头,头发遮住了他的脸,看不清他的表情。












“分手的话,结婚吧。”蓝发男子笑嘻嘻地接话。“哼!”黑发女子抱肩撇过头,脸颊微微泛红。

【银祭/水笛】假的都是假的

#日常OOC#
#日常脑洞#
#日常作死#
#日常逗比#
#庄周无数蝴蝶其一的第一人称#

1、大家好,我是蝴蝶,是庄周周围环绕的无数蝴蝶之一。
今天我来直播长安城的日常。

2、首先是峡谷的上路,恩怎么那么安静?不科学……我这么想着,于是就飞啊飞,飞到草丛时,一道呻/吟传入耳中(请别在意为什么蝴蝶有耳朵)老脸一红,我当时就愣住了。然后又听见……“唔…重言你……嗯……”“君主,信怎么了?恩?”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的良心不痛吗?!
恩……非礼勿视,非礼勿听……

3、飞啊飞,我又飞到了野区,唉,刚刚那两个人真是不知廉耻!刚刚飞到红爸爸身边的草丛,意思意思和红爸爸打了个招呼,结果它没理我?恩?怎么了?然后我发现,红爸爸身边的草丛在抖,我于是悄咪咪地飞了过去,然后……
“马可先生,520是什么意思?”纯洁得比白纸还白的橘右京。
“是表达感谢的意思~”奸诈狡猾的老狐狸马可。
“是吗?那马可先生,520。”信以为真的橘子。
“那要有行动啊~”突然邪笑然后扑倒橘子的马可。
哦妈的狗粮。

4、我还以为这样就完了,呵呵……我太天真了。
回去的路上,我路过了狄府,听见了狄大人的叹息:“唉……案子又多了。”狄大人真是个好官,结果……
“那怀英就别工作了~陪我玩个游戏呗~”“李太白,我郑重地告诉你——离我远点。”“别啊怀英。”“滚。”
(●—●)…………我听见了什么…
啊主人,我可能不回去了,虽然你都睡成死猪(划掉)死人了不可能在意(庄周:???)但是我还是想大喊一声——
“去你妈的狗粮!!”
啊,今天意外的平静呢。

END

【信邦】七宗罪之贪婪(大概病娇?额不管了~)

#嗨我还是那个作者#
#脑洞打开无法自拔怎么办!_(:з」∠)_#
#这个重言好像黑化了~#
#慎入~#

“重言,放开我…”紫发男人不适地动了动身形,无奈有枷锁限制,这写反抗只是无谓的挣扎。
“君主,你在担心什么呢?”红发男人轻抚对方的脸颊,嘴角挂着微笑,“信对你不好吗?”
刘邦厌恶状的侧过头,对于面前这个男人的恶趣味,他可是一点也不喜欢,也不想接触,但很显然,现在的处境他做不了任何反抗的动作。
“君主,为什么这么看着信呢?”对于刘邦嫌弃甚至是厌恶的眼神,韩信微微皱眉,“信明明只是喜欢君主而已…”
那么一瞬间,刘邦尽然有些心疼面前的男人,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他后悔之前的想法。
“韩信!你干什么!”匕首的刀刃划过肌肤,那一缕疼痛感让刘邦皱起了眉,直呼韩信的名字让名字的主人有些不满。韩信举起刀刃,轻轻划过刘邦的脸颊,划出一道血痕:“哈,君主,信认为你不会看不出来信在做什么吧?”
韩信欺身而上,刀刃无情的扎进刘邦的身体里,刘邦忍不住呜咽了一下:“嗯唔…”很痛,很痛…可是作为君王的那份高傲让刘邦没有发出言语,对于刘邦的反应,韩信有些不爽,随后开始搅动起来,匕首的刺伤已经很疼了,再加上这番动作,刘邦有些招架不住:“额…重言,停下……”
血腥味慢慢散步在四周,韩信拔出匕首,换上一把大刀,慢慢贴上刘邦的脖颈:“君主,你的眼神经常聚集在军师身上呢。”刘邦感受到韩信的力气慢慢加重了,眼瞳极速缩小。
“君主是信一个人的…也只能是信一个人的……”刀刃无情的划过,伴随着刘邦惊恐的眼神,他的时间停留在此刻。
“所以只有君主死了,才能只是信一个人的了吧……”韩信的手扶上刘邦的额头,慢慢往下,刘邦的眼睛已闭上了,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韩信蜻蜓点水般亲了刘邦一口,眼中已无往日的温柔,只剩无尽的贪婪。
——END——
(嘿嘿嘿我写了什么_(:з」∠)_不知道呀~压力太大了就莫名其妙写成这样了,实在受不了自家父亲的话了,其实好像骂的,但是懒_(:з」∠)_mua~)

【短篇集?】童话里都是骗人的(1)

估计是…是毁童年的文?
大概会连载?
大概是短篇集?
算了
大家悠着点喷_(:з」∠)_

[小红帽]

森林里面,有个小姑娘,她有着一头金色的卷发,水灵灵的大眼睛倒映着海的颜色。
由于她经常戴着一顶红帽子,所以大家都称她为——小红帽。
有一天,小红帽的妈妈叫来了小红帽,递给她一个篮子,微笑道:“小红帽,你把这个送给你的奶奶吧,记住,千万不要偷吃哦。”“……”小红帽没有回复,只是点了点头,她知道,篮子里面没有好吃的蛋糕和美味的葡萄酒,而是毒药和加了老鼠药的三明治。
小红帽告别了妈妈,提着篮子走出了家。
森林里,小红帽遇到了一个分岔路口,一边是宽阔的大路,有着蝴蝶、蜜蜂飞舞,另一边是阴暗狭窄的小路,除了一棵棵树,好像看不见什么东西。
小红帽左右看了看,毅然走进了小路里,她知道大路只是一个伪装,她可不想被大灰狼吃掉。
“小姑娘…”小红帽走了一会儿,一边传来一个声音,粗犷浑浊,她将视线转了过去。
大灰狼走出草丛中,眯了眯眼:“小姑娘是小红帽吧?这是要去哪儿啊?”
“外婆家。”
“哦?那小红帽,你想不想送给你的外婆一点花呢?”
“……随便。”
“那跟我来吧。”
“……”小红帽无言的跟着大灰狼,看着大灰狼的背影,她将手伸进了篮子里……






“外婆?”小红帽敲了敲门,低声言道。
“小红帽啊…进来吧……门没锁。”外婆的声音传了出来,小红帽推开了门,却被一个人捉住。
“捉住了!”啊,这个声音,是猎人啊。小红帽这么想着,静静地站在哪儿等待那两人的下一个动作。
“嗯…我就知道她的妈妈已经要下手了,还好有你啊…猎人先生。”外婆幽幽道。
“不用谢,我只是尽了一点力而已。”
小红帽皱了皱眉,握紧了刀,捅向猎人,猎人吃痛,松开了双手,小红帽顺着逃脱,挥舞着刀,砍向猎人,猎人淡淡倒下。
“呵呵…”小红帽擦了擦脸上的血迹,邪笑着走近外婆。
“别…别过来……”外婆惊恐地往后退,冷汗不停的往下流,小红帽扔下刀,打开篮子,轻轻播开大灰狼的皮毛,拿出了一瓶毒药。
她走向自己的外婆,打开毒药,灌入人的喉咙中,面无表情地看着人倒下。

“小红帽,干得漂亮,我就知道……”母亲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小红帽用枪击杀,母亲的眼中,没有疑惑,没有悲伤,只有生气——她在生气自己没有获得她母亲的遗产。

“我,才是最后的赢家。”小红帽一边说,一边微笑着,离开了这片森林。

——END——

[信邦]君言不再见(短篇)

#这个作者特别二#
#这个作者没文笔#
#这个作者爱喝假酒#
#这个文可能是假的#

萧何助吕后杀了韩信,这是人人皆知的,当时竹串穿身,韩信的眼瞳倒映着的,是吕后阴谋得逞而显露出的笑容——邪笑。还有他的君主,眼里那份没被掩饰的厌恶。
历史学、历史书记载的,只有刘邦的那份厌恶,只有韩信的那份可悲,无人知晓,厌恶底下,是深深的悲痛。
没人看见,除了他自己;没人知道,除了他自己;没人问却,他自己也没说。




“欢迎来到,王者荣耀。”
韩信睁开眼,这是他死后第一个看见的场景。

长枪依在,盔甲尚在,气势未消,他是韩信,西汉的将军,王者荣耀的战士。
“你好,我是刘邦。”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一抹紫色映入眼帘,是啊…刘邦也来了,他的君主。
“韩信。”不同于上一世,韩信的回复中,充满了疏远。
“……”刘邦不言,只是笑了笑,转身离去,未见韩信欲要伸出的手,和颤抖的身体
‘放不下啊…’韩信微微抬头,‘明明发誓不再会对他有爱意…’手附上双眼,将军一人立在道路上。

‘真是傻…’刘邦摇了摇头,垂下眼瞳,‘明明想要保护你…’披风扬起,君主的背影独有孤寂。

‘故意放反的位移,只是为了护你这世平安。’
‘不会偏离的大招,只是不想在这世再错过你。’
——EDN——

(woc我在写什么。。。。_(:з」∠)_)

[白鹊]凤皇鹊仙(超——短篇)

#这个作者其实很二#
#这个文没有文笔#
#这个文不甜#
#这个文有私设#
#这个文。。。。我编不下去了_(:з」∠)_#

凤白x炼金鹊

白刃进,红刃出。
刺客看起来是个行家,不但一击致命,且迅速逃离,让作为凤皇的李白都未能看清他的身影,只看见了一抹蓝色。
被袭击的人,也就是王者峡谷唯一一个炼金者——扁鹊被刺中后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为什么他不自己治疗?他不是神医,他只是与神医同名同姓,且外貌相似罢了。
“啧…”扁鹊捂住伤口,不听流出的血和刺痛感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梦。
“越人!你…你怎么样了。”愣了一会儿,李白终于换过了神,疾步走进扁鹊,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关心道,不过在看到扁鹊的伤口后,李白知道自己的问题是白问了。
扁鹊的脸因为血液的流失而渐渐变得苍白,一头金发也失去了原有的煌煌箭芒:“白痴…我还能怎样…只是……有点累而已。咳咳!”
“越人!”李白皱起了好看的眉,连忙扶住摔倒的扁鹊,鲜血染上了他的白衣,使其变得有些妖艳。
扁鹊轻轻摇了摇头:“太白…我知自己命数已尽了…”
“越人,别说傻话,你别忘了,我是凤皇啊…一定…一定有方法救你……对了!去找神医!去找他…”
“白痴…别吵了…”扁鹊拉了拉李白的衣服,“其实吧…我早就料到了…只是可惜…”
“越人。”
“只是可惜,我不能陪你…找你的……”家乡了。
李白怀中之人的声音逐渐变小,小到最后几个字都没让李白听到几分。
扁鹊的眼睛禁闭着,无力地靠着李白——他累了。而李白则是轻轻抚摸人的一头金发,轻叹:
“凤兮凤兮归故乡,故乡在哪儿,从未离…”
凤兮凤兮未归乡,恋人已灭,何来故乡……
——END——
(阿西吧我写的什么?其实我有点懵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