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祭(Arura)

这儿银祭,主欧美王者圈副杂,爬墙小能手,很高兴认识你,文笔贼差画画更渣只求不喷♡

【白狄邦信】别笑了,眼泪都掉了。(超短篇)

#OOC慎入#
#应该是BE吧…?#
#私设略多☆#
注意:以每个人的视角各写一段文,总共四段,超级少——
@葉言 你点的文~(文笔贼差跪求原谅)

『邦信』

(韩信视角)
当时前往长乐宫,我就有着不安的感觉,果然…萧相国还是帮助了吕后,将我诛杀于那地。
好无助…
“韩信,有人奏你企图谋反?”
耳中传入熟悉音调,语气却冰冷得有些陌生,我抬起头,直视皇座上的那个人。
“君信臣否?”
说出这话时,我就已经上了一个新的赌局,这次赌的,是命。
“唔……”长竹穿身那一刻,无助感瞬间包裹着全身,心中除了绝望别无其感,眼前闪过一个人影,速度虽快,我却还是捕捉到了。
我死前最后一个想到的人…居然还是你啊……刘季……

意识渐渐清醒,我再次睁开眼睛时,眼前的景物又是如此的熟悉,自己在被刘邦拉拢时的地方。
快速起身环顾四周,冷冽的风如刀刃般划过我的脸颊,有些许疼痛,发丝飘起几缕,我发现它尽是白色的。
“明明是充满希望的颜色啊…”
我小声嘀咕。
明明是代表希望的颜色,此刻却显得毫无生机。
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何况我曾是将军,可是…为什么止不住泪……
  韩信,你真是傻。
  非要赌会有人替你洗白罪证。
  非要赌他会相信你。
非要等到百口莫辩的时候,才知道…人言可畏。
——END——

(刘邦视角)
很心疼啊…知道他的死亡。
我还真是傻得要命,怎么就错过了那段时间呢…怎么就……没有阻止他呢……
作为一个国家的君王,养虎为患这种事自然是不可出现的,这便是我小心监视韩信的原因。
同样的,作为一个国家的君王,定要时时刻刻注意身边的一切情况。
吕雉于我说,若再不除掉韩信,将来必成大患。我愣住了,我不想让我的国家毁于一旦,但也不想除掉我的开国大将军…
“让孤想一想吧…”我有些头疼,连忙扶住额头,并让吕雉离开。
“君主…韩将军他…他想要谋反!”
听着启奏的人慌慌张张说着这话,我心下一惊,但同时也有些怀疑。
“……孤知道了,退下吧。”
挥挥衣袖让人退下,连忙结束了早朝,坐在龙椅上,头更疼了。
“韩信啊韩信…”
我闭着眼睛,一个人自言自语。
“孤该拿你怎样啊……”

吕雉私下让萧何助她杀掉韩信这事,我自然早就知道了,但我没有说。
这也是让我最后悔的事,我默许了吕雉杀掉韩信。
得知他的死讯,我没有说什么,在旁人看来,我什么事都没有,只有我知道,我的心…已经碎了……很痛……比被剑刺入腹部的感觉还痛…仿佛有人揪住了一样…难以呼吸……
“重言…”
“对不起……”

没有人会关心你付出过多少努力,撑得累不累,摔得痛不痛,他们只会看你最后站在什么位置,然后羡慕或者鄙夷。
——END——

『白狄』
(李白视角)
世人都说青莲剑仙逍遥自在,似一风流浪子,但没人知道,在怎么逍遥,也不愿离开一个人,再怎么风流,也会对一个人产生爱意。
大闹长安城一事已经过去三天了,女帝给我安排了一个住处,也没有扬言要将我打入大牢,其实这么看还是不错的,但是…她又让长安治安官狄仁杰来监视我……
你们是不能想象连和姑娘聊天那人都跟在身边还一脸不爽的表情是多么可怕的感受。
“怀英…要不…你先回去吧……”
我怕姑娘难堪,就和颜悦色地于那人说——
“我若不在,大名鼎鼎的剑仙是不是又会开始搞事情呢?那样殿下会怪罪下来,我可承受不起。”
然后被怼了一脸。

虽然长长久久被监视,但久而久之,我也就习惯了,其实身后跟着一个人挺好的。
我若是喝醉了酒,还会有一个人将站不稳脚步的我拖回家,还会有一个人口上不停地抱怨却又帮我煮醒酒汤,还会有一个人一脸正色地让我以后少喝酒。
对于独闯天下地我来说,这是少有的温暖。
我由衷地希望能够就这么下去,但终归只是希望。
怀英病死了…当时我正在替他追捕逃犯。听别人叙述 女帝当时丢下包袱,抱着怀英的尸体哭了许久。
……太阳…是黑色的……

没过多久,新的消息传来,虽然我没有这个义务甚至可以推脱这件事,但我明白,我必须去西域迎娶那位公主,不是为了两国的交往,而是为了那个人,为了那个人的心愿。

“怀英,李某走了…”
城门底下,我背对着长安城,稳住心神。
“走吧走吧,可算少了一个麻烦了。”
我似乎听见了他的回复,虽说是嫌弃的言语吧…
叹一口气,我认作了是自己的幻想。
“怀英,李某会回来的,等李某。”
我愣了愣,微微低头露出一个微笑,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说于谁听。

前往那地的路上少不了艰辛,即使是一代宗师,也会遇到更强的敌人。
我很好的验证了这句话。
腹部很疼啊…无法捕捉那人的身影,只能根据风流动的速度来判断他是否在我的周围,然后刺向他最有可能在的位置,倒也是成功伤了他几分。
“……啧”
脸上、胳膊上、腿上…身上全是伤口,还真是第一次那么狼狈呢。
我苦笑。
“为什么还不倒下?你已经撑不下去了。”
我听见那个人问我。
“不能倒下,因为背后空无一人。”
因为背后空无一人…他不在……
我握紧了青莲剑,咬咬牙冲了上去,那人似乎没有料到我会这样,一愣神,刀刃偏离的原本的轨道,他的刀,刺进我的腰侧,我的剑,正中心脏。
赢了…
在那个人倒下后,我顺势躺下,之前的伤口加上新获得的伤口,用不了多久我便会失血过多而亡。
最后这段时间,我望向了天空,用尽全力伸出手,视线渐渐模糊,眼角划下一滴泪,手垂下的那一刻,我终叫出了那个名字。
“怀英…”
…我回不去了……
——END——

(狄仁杰视角【李白的写得太多了,狄仁杰视角我就不写了,用死后的一段来虐】)
我从没想过我会死得那么快,睁开眼睛,眼前是自己的尸体,和哭着的殿下。
虽然知道没人看得见自己,但我还是抬手,想要拂去那人的泪水。
“殿下…不要哭了……怀英在这……”

意料之外的,没有谁带我去地狱,我便借此在长安城闲逛了几天,却听见了李白要去西域迎娶那位姑娘的消息。
“那家伙,不会把姑娘吓跑吧……”
我这么想这,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城门,城门底下那个白衣男子十分熟悉,我连忙走近几分。
李白。
“怀英,李某走了…”
我听见他说。
“走吧走吧,可算少了一个麻烦了。”
我仗着他听不见我的声音,便毫不客气地接话。
然后看见他叹了一口气。
“怀英,李某会回来的,等李某。”
他又说。
……
“好,我等你。”
他微微一笑,骑马奔走。
我一瞬间还以为他看得见我,听得到我…

花开花落,一年过去了…
不用担心…不要着急…















我一直在等你。
——真•END——
(李白死了却没有和狄仁杰相遇是因为我的私设是,人死后就只能在死时的那个地方徘徊,不能到别的地方去,也看不见其他地方的场景,听不见其他地方传来的声音。而李白死后有想过回到长安城,却在城门底下被法术壁拦住了,狄仁杰当时也在城门底下,不过是另一侧,两个人面对面,却谁也看不见谁,谁也听不见谁)

评论(22)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