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祭(Arura)

这儿银祭,主欧美王者圈副杂,爬墙小能手,很高兴认识你,文笔贼差画画更渣只求不喷♡

【多cp】梦境的世界

#拖了那么久让我出来换口气#
#似乎甜虐都有?#
#OOC慎入#
PS:此次cp将减少,主要拿了几个代表——

【策乔的场合】
微颤着长长的睫毛,缓缓睁眼,一双碧蓝的眼瞳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朦胧,将手覆在床上,稍稍使力,借此直起身,另一只手反转过来,手心抵住额头,轻轻揉了揉,之前就存在的头疼感瞬间降低了几个档次,正好奇昨日于妹妹家歇息的自己怎么突然睡在家中,便闻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莹儿,你醒了?”
眼瞳刹那间缩小,猛地转过头,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站在床边,愣了好半天,才有些颤抖地开口:“夫…夫君?……你不是…”
“嗯?不是什么?”
眼前自己的夫君眨了眨眼睛,虽是疑问,但对方的眼神里只有温和与宠爱,并没有任何疑惑意义。
“不……没事。”
不知为何眼角一热,泪水便装满了眼眶,溢了出去,心下一慌连忙抬手抹去泪水。
“莹儿你怎么哭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我…我帮你教训他!”
面前人见自己哭泣,一下慌了手脚,手忙脚乱地安慰自己,有些好笑地看向对方,抬起的手缓缓伸向对方,遂环住那人,脸埋对方胸膛,一时有些安心:
“只是,想你了。”
守望着天空,大海,和你的回忆。
再次见到你,已经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即使…是梦境,也请不要让我苏醒。
我怕……再次醒来不见你的踪迹。

【信云信的freestyle】
“前辈不是说你在练枪么?”有些好笑地看着树荫下遮阳睡觉的人,忍不住走上去将人摇醒,见人有些迷茫的眼神差点忍不住笑出声,“为何云见你在睡觉?”
“啊?子龙?”对方在看见自己的脸庞后一下清醒过来,手撑在地上差点直接站起来,但顾忌到面子的问题便又在短时间内冷静了下来,“我只是练枪练得有些累了,便在此休息了会儿,怎么了?”
“是么?”眯了眯眼直视对方眼眸,不减笑意地起身抱肩,额边碎发随着微风轻轻摆动,有些好笑地打趣道,“不知前辈的枪练得如何?不如与云切磋一番?”
“那可不行!”知道对方会拒绝,但没料到那人拒绝得如此快,张了张口正想询问他为何如此果断,却被对方的理由打断,“你明明知道我会放水的!”
“那前辈这次就不放水了罢。”差点被人那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出声,但为了不丢面子便只是勾唇轻笑。
“不行,万一打伤我未来的夫人怎么办?多亏啊。”心中也有八成的底知道对方会拒绝,却没想到他会以这个为理由,轻挑眉头有些恼怒。
“前辈未来的夫人定很好看,但云完全不符合这一点,前辈不愿意与云切磋,那云便走了,请前辈好自为之。”
言毕,转过头毫不犹豫抬脚快步行去,身后那人一见连忙拿起长枪追上,耳边不断响起对方的话语:“诶诶诶子龙我错了,别走啊!诶你等等我啊!”
哼……这个傻子。
…………
…………
…………
滴…滴……
安静的实验室中,一个身体有些残缺的人躺在手术台上,他的身上插满了管子,银白色的头发让那人显得更加沧桑,这人安安静静地躺着,闭着眼 长长的睫毛盖住了他好看的眼眸,若不是床头的机器显示出他的心率图,以及那人难以发现的胸口的起伏,或许会有人认为他已经死亡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那人却没有醒来的痕迹。
又过了几分钟,不知为何,那位银发的男人嘴角微微上扬,即使他闭着眼,也能看出他正在笑。
或许,他在做什么美梦吧。

【双白】
黑暗的世界没有一丝光明,正如此刻绝望的自己,身边以没有一个活人,包括那位长安城发剑仙…
……
“傻子。”
解决掉最后一个吸血鬼,手上的猎魔刀站满了鲜血,吸血鬼的…还有自己的…手忽然一松,猎魔刀唰的落地,清脆一声。
有些无力的跪坐在地,也不知是因为猎杀吸血鬼而导致体力不足,还是因为心中那份无尽的绝望。
心上突然一阵绞痛,眉头紧蹙,双手抬起,一手握拳覆在心口处,一手盖在拳头上,慢慢使力,压住心口处,想着减少一点疼痛感,却无动于衷。狠狠地咬住自己的嘴唇,本就有些干裂的唇一下被虎牙咬破,温热的鲜血混着之前伤口流下的血液,慢慢下滑,汗水打湿了银白色的短发,也浸湿了衣服,使两者都粘在了自己的身上。
“哈…哈……”
心痛愈发剧烈,汗水越来越多,最后混杂着血液滴落在地,身体向后倾斜最后倒在地上,黯淡的眼眸有些迷茫的望着黑蒙蒙的天空。
为什么…心会那么痛?
本能趋势着自己向左转过头,待看见身旁尸体的脸庞后,一下恍然大悟,整个人侧过身,即使心痛更加强烈,却也没有在意,脸色忽然变得苍白,抬起心口处的手,拼劲全力般伸向那人,声音既嘶哑又颤抖,似乎是不敢相信。
“太…白……?”
没闻见任何声音,除了自己极其剧烈的心跳声和喘息声。
“你怎么了?”
“不要逗我玩啊…”
一句句话语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语速愈发快起来。
“这一点也不有趣。”
“醒醒啊!”
“……求你”
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手附上人的脸颊,没有一点温度,似是强调了对方已经离去的事实。
“……”
泪水无声地流下。
啊…如果这是梦就好了……
如果醒来能看见你的笑容就好了…
如果醒来你没事…就好了……
如果……
“!!!”
猛地睁开眼睛,攢紧了被子直起身,汗水浸湿了自己的睡衣,使其黏在背上,脸颊上也沾满了汗水,睁大了眼睛似乎还没缓过神来。
“你怎么了?”坐在床边的褐发男子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仿佛在看一个智障,“做噩梦了?”
连忙转过头确认那人完好无损,便猛地抱住了人,将头埋在对方肩上一时有些庆幸,声音带着些许哭腔,却依旧倔强地开口。
“没事…”
“只是感觉有点热而已……”
还好…真的是一场梦……
还好……
你没事。

PS:想看甜的小伙伴请跳过以下片段。






























遍布鲜血的地上,一位银发男子安静地躺着,他的脸上有着两道泪痕,他的身上全是伤口,他的银发上、衣服上都沾着血液,他的一只手握着他身旁的一位褐发男子的手,他的另一只手覆盖在那位褐发男子的脸上。
他挂着笑容。
奇怪。
一个人这么痛苦地死去,为什么会笑呢?

——————END——————
(报复社会系列,那种小短篇很多cp的看情况更吧)
(让我继续拖拖……)
(信云信的那个后面的云妹是机甲系列的皮肤,可以认为是被改造了)
(以及我主吃信云)
(食用愉快~)
(祝各位有个好的新年( ´▽`)ノ~)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