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祭(Arura)

这儿银祭,主欧美王者圈副杂,爬墙小能手,很高兴认识你,文笔贼差画画更渣只求不喷♡

【杰佣】兼职

#入党交党费#
#偏向日记体#
#文渣游戏渣了解一下#

傻白甜向(大概)了解一下

xxxx年xx月xx日   天气依旧那样

今天园丁小姐似乎很生气。

一是因为我能看见她抱着工具箱追着她的父亲跑,而她的父亲…也就是厂长就心甘情愿地被她追着,时不时还停下脚步生怕他亲爱的女儿追不上他。

二是因为第二次,她与我开局相见,我正朝她打了个招呼,她却翻了一个箱子,最后抱着信号枪把工具箱递给了我,言称:
“今天我心情不好,万一把椅子全弄烂了多不好(事实上我认为她没有一次没把椅子全拆了)所以拆椅子这事就交给你了奈布,好了不用谢再见。”

是的,如你所见,她没有给我任何思考的时间。

                                             奈布

奈布抱着工具箱,目光恍惚不定,在做了极其激烈的思想斗争后,他还是妥协了。

正巧身旁有一个椅子,打开工具箱,奈布有种死马当活马医的念头,深吸一口气,屏息敛声,双手覆在狂欢之椅上,随后……
“妹妹你坐船头啊~哥哥我岸上走~恩恩爱爱牵绳荡悠悠——”
【哔——】
不好意思换错台了,重来一遍,重来一遍。
奈布双手覆在狂欢之椅上,学着园丁小姐的样子,很是卖力地摇晃椅子,虽然他不清楚为什么摇摇椅子就能把它弄烂,不过这份决心也对他有好处,它使他不再寻找这局的屠夫挨刀,也时它忽视了没有停下的剧烈的心跳声。
“嗯啊…哈……”
“呼……哈啊”
“额…嗯……”
“啊”
像是为他的卖力做证明,许多很是正常却又很是奇怪的话语从奈布口中冒出,他抬手擦了擦汗,望着完好无损的狂欢之椅,沉默了许久。
最后用力一踢。
哦喽!
倒了。

(掌声xN)

这一局结束后,后台的奈布提笔写道:
xxxx年xx月xx日             天气依旧
拆椅子的真的很累,我有些心疼园丁小姐了。
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摇一摇椅子就能够拆烂它。但用力踢踢还是很不错的。
只是有点疼……

瘫在床上生无可恋地任杰克给自己上药的奈布这么想到。
“所以杰克你为什么脸那么红?”红到现在太不正常了,不是发烧了吧?
“甜心我想你现在需要休息,问这种问题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它对你的恢复毫无帮助。”
心里O数比谁都多又装作毫不知情的杰克这么说到。

可怜同行的慈善家和魔术师至今未知为何上次和奈布一起皮的时候没有遇见杰克和奈布只见园丁小姐一手拿着信号枪一手捏着遥控器气势汹汹地从他们面前走过。
当然,她的装备里没有工具箱。

END
(顺带一提奈布拆椅子的声音真好听啊哦吼吼吼^q^)

评论(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