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祭(Arura)

这儿银祭,主欧美王者圈副杂,爬墙小能手,很高兴认识你,文笔贼差画画更渣只求不喷♡

【邦信邦】阿尔茨海默病

#被一张图激发的灵感#
#不知道是糖还是刀系列#
#OOC慎入!#

邦信邦都吃且这个没有明显攻受分明,所以打了两个tag,各位喜欢邦信就代入邦信,喜欢信邦就代入信邦~
Are you ready?
Let's go!
————————————
刘邦正坐在医院外的长椅上,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让他心中不免有些失落,但他说不清为什么。
凉凉的风一阵一阵袭来,似刀刃一般划过刘邦的脸颊,有些刺痛。真奇怪,天空中太阳正发着光,但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心里似乎少了什么…
少了些什么呢……
似紫水晶般的眼眸此时正黯淡无光,刘邦垂了垂眼眸,望着光秃秃的地面,有些出神。
“我可以坐在这儿么?”
身旁传来了一个有些陌生却又熟悉的声音,刘邦顿了顿,下意识顺着声音看过去。望着那位穿着病号服的红发少年,警惕心使刘邦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当他扫到红发少年的脸时,他愣住了。
“不可以么?”
红发少年见刘邦的样子,便张开手在刘邦的面前晃了晃。
“不。当然可以。”
虽然不知道明明可以直接坐下,那人为什么要询问自己,但刘邦还是回应了人,还为了避免尴尬将自己的视线移向前方。
“谢谢。”
那人笑了笑,大大方方地坐在椅子上,将手搭在长椅上,似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转过头看向刘邦。
“嘿,你叫什么名字啊?”
“……”很是意外那人为什么要问这个,但出于礼貌,刘邦还是启齿回复了他,“刘邦。”
“刘邦…知道了。初次见面,我是韩信。”
韩信……?
听见这个名字时,刘邦眼前似乎闪过了一个画面,奈何速度太快,他来不及捕捉。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刘邦一时无视了身旁的人。
似是意识到了气氛的尴尬,韩信看了看刘邦,脸上不减笑意:“你的爱人呢?”
被韩信的声音插入,刘邦回过了神,却依旧直视前方:“不知道…或许没有。”
韩信闻见刘邦的话,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却没显得十分意外,反而接机深入了话题:“那你一个人怎么过啊?”
“……”意料之中的反应。
“那和我一起过吧?”韩信在短暂的沉默后,似是开玩笑地快速接话。
“……”听见对方的话,刘邦愣住了,有些迷茫地发现自己竟不觉得厌恶,他快速思考了一番,才慢悠悠地接话,“你养的起我么?”
“当然!我也是有经济能力的好不好。”画风一转,韩信大大方方地朝刘邦笑道。
似是被这气氛感染了一般,刘邦转过了头,终于把视线放到了韩信身上,他张了张口,却又懊恼不知道说什么。
韩信仿佛的看穿了刘邦的小心思一样,脸上的笑意加深了几分:“我给你变个魔术吧?”
“……”虽然没有回复,但刘邦很明显不反对这个主意。
“你看啊,我手里什么都没有吧?”
“嗯”
刘邦盯着韩信的手,微微蹙眉,很是认真。
韩信咧嘴轻笑,将右手伸向刘邦的头左侧,再次收回来时,手上尽然出现了一束玫瑰花。
“现在有了吧。”
“好厉害。”刘邦愣了愣,半响回过神,弯眸轻笑口上不住夸赞。
………………
“韩信,你们又去哪儿了?”
回到了病房,韩信大大方方地坐回病床上,理了理自己有些褶皱的病服,抬眸与询问的张良对视:“啊,出去散散步而已。”
“他还是没想起你么。”张良侧目看了看一旁低头盯着玫瑰花似是在发呆的刘邦,轻叹一声回过头启齿。
“没关系,总会想起来的。”韩信摊开手,嘴角依旧挂着那沾染了阳光一般的笑容,眼带笑意,“我又用了当时追他的那一招,放心,总会想起来的。”
“那我们先走了。”张良轻轻摇了摇头,嘴角上扬几分不易觉察的弧度,似是苦涩,又似是悲哀,“刘邦,走吧”
“啊好”被张良这一声唤回了神,刘邦猛的抬起头,将心思从玫瑰花中收回来,起身随着张良的动作走出病房,却在转身时似有似无地看了韩信一眼。

“你爱人也是患病了么?”韩信身旁的病床上的病人忽然开口,在韩信转过头来的时候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说简单点就痴呆症。”
“哪有什么痴不痴呆,他只是变成了小朋友而已。”韩信移回视线,不再看那人,遂抬头望向洁白天花板,嘴角弧度愈来愈明显,“多可爱啊,不是么。”

——————END——————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