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祭(Arura)

这儿银祭,主欧美王者圈副杂,爬墙小能手,很高兴认识你,文笔贼差画画更渣只求不喷♡

[白鹊]凤皇鹊仙(超——短篇)

#这个作者其实很二#
#这个文没有文笔#
#这个文不甜#
#这个文有私设#
#这个文。。。。我编不下去了_(:з」∠)_#

凤白x炼金鹊

白刃进,红刃出。
刺客看起来是个行家,不但一击致命,且迅速逃离,让作为凤皇的李白都未能看清他的身影,只看见了一抹蓝色。
被袭击的人,也就是王者峡谷唯一一个炼金者——扁鹊被刺中后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为什么他不自己治疗?他不是神医,他只是与神医同名同姓,且外貌相似罢了。
“啧…”扁鹊捂住伤口,不听流出的血和刺痛感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梦。
“越人!你…你怎么样了。”愣了一会儿,李白终于换过了神,疾步走进扁鹊,扶住了他摇摇欲坠的身体,关心道,不过在看到扁鹊的伤口后,李白知道自己的问题是白问了。
扁鹊的脸因为血液的流失而渐渐变得苍白,一头金发也失去了原有的煌煌箭芒:“白痴…我还能怎样…只是……有点累而已。咳咳!”
“越人!”李白皱起了好看的眉,连忙扶住摔倒的扁鹊,鲜血染上了他的白衣,使其变得有些妖艳。
扁鹊轻轻摇了摇头:“太白…我知自己命数已尽了…”
“越人,别说傻话,你别忘了,我是凤皇啊…一定…一定有方法救你……对了!去找神医!去找他…”
“白痴…别吵了…”扁鹊拉了拉李白的衣服,“其实吧…我早就料到了…只是可惜…”
“越人。”
“只是可惜,我不能陪你…找你的……”家乡了。
李白怀中之人的声音逐渐变小,小到最后几个字都没让李白听到几分。
扁鹊的眼睛禁闭着,无力地靠着李白——他累了。而李白则是轻轻抚摸人的一头金发,轻叹:
“凤兮凤兮归故乡,故乡在哪儿,从未离…”
凤兮凤兮未归乡,恋人已灭,何来故乡……
——END——
(阿西吧我写的什么?其实我有点懵_(:з」∠)_)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