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祭(Arura)

这儿银祭,主欧美王者圈副杂,爬墙小能手,很高兴认识你,文笔贼差画画更渣只求不喷♡

【信邦】七宗罪之贪婪(大概病娇?额不管了~)

#嗨我还是那个作者#
#脑洞打开无法自拔怎么办!_(:з」∠)_#
#这个重言好像黑化了~#
#慎入~#

“重言,放开我…”紫发男人不适地动了动身形,无奈有枷锁限制,这写反抗只是无谓的挣扎。
“君主,你在担心什么呢?”红发男人轻抚对方的脸颊,嘴角挂着微笑,“信对你不好吗?”
刘邦厌恶状的侧过头,对于面前这个男人的恶趣味,他可是一点也不喜欢,也不想接触,但很显然,现在的处境他做不了任何反抗的动作。
“君主,为什么这么看着信呢?”对于刘邦嫌弃甚至是厌恶的眼神,韩信微微皱眉,“信明明只是喜欢君主而已…”
那么一瞬间,刘邦尽然有些心疼面前的男人,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他后悔之前的想法。
“韩信!你干什么!”匕首的刀刃划过肌肤,那一缕疼痛感让刘邦皱起了眉,直呼韩信的名字让名字的主人有些不满。韩信举起刀刃,轻轻划过刘邦的脸颊,划出一道血痕:“哈,君主,信认为你不会看不出来信在做什么吧?”
韩信欺身而上,刀刃无情的扎进刘邦的身体里,刘邦忍不住呜咽了一下:“嗯唔…”很痛,很痛…可是作为君王的那份高傲让刘邦没有发出言语,对于刘邦的反应,韩信有些不爽,随后开始搅动起来,匕首的刺伤已经很疼了,再加上这番动作,刘邦有些招架不住:“额…重言,停下……”
血腥味慢慢散步在四周,韩信拔出匕首,换上一把大刀,慢慢贴上刘邦的脖颈:“君主,你的眼神经常聚集在军师身上呢。”刘邦感受到韩信的力气慢慢加重了,眼瞳极速缩小。
“君主是信一个人的…也只能是信一个人的……”刀刃无情的划过,伴随着刘邦惊恐的眼神,他的时间停留在此刻。
“所以只有君主死了,才能只是信一个人的了吧……”韩信的手扶上刘邦的额头,慢慢往下,刘邦的眼睛已闭上了,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
韩信蜻蜓点水般亲了刘邦一口,眼中已无往日的温柔,只剩无尽的贪婪。
——END——
(嘿嘿嘿我写了什么_(:з」∠)_不知道呀~压力太大了就莫名其妙写成这样了,实在受不了自家父亲的话了,其实好像骂的,但是懒_(:з」∠)_mua~)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