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祭(Arura)

这儿银祭,主欧美王者圈副杂,爬墙小能手,很高兴认识你,文笔贼差画画更渣只求不喷♡

【银祭】君见否?歉,无见。

#日常OOC#
#这文不怎么甜抱歉(●—●)#
#高能预警(●—●)#
#其实我不会文艺…#
#请轻喷~#

一(信邦/史向)
风亦萧萧雨随落,君可见佳人一眼。
“重言,孤想看看这江山。”紫发男人望向天边。
“……”红发男人紧紧盯着紫发男人,开口回复,“好,我助你。”
那年,韩信如其言,为刘邦打下半片江山,虽身受重伤,却只有那人一个笑容,一句赞扬,便扬起笑脸。
“重言,他们一直劝……”刘邦双手抱头,仅仅只有他与他共处之时,刘邦才会失去一个君主与生俱来的威严感,而留下满满的脆弱不堪。韩信愣了愣,抬脚行前,环抱住那人,声线温柔到极点:“君主莫怕,信定护你左右。”
“爱卿,你可知罪。”冰冷的声音传入耳中,韩信感觉全身都失去了力量,眼里满是空洞与无奈:“信…臣不知……”紫色的眼眸微微迷起,具有绝对威严的声音再次环绕大厅:“辞刑。”
长竹穿身,红发消逝。
君言可否再相见,无人回应是否言。
‘重言,如果有来生,我不做君主,你也不是战将,我们一起闯天下可好?’‘好,我应你。’
…………
“你好我是刘邦~”
“……韩信…”
END

二(白狄/王者背景)
“怀英~别老是看案子了,陪陪我嘛~”富有磁性的声音说出如此软绵绵的话,狄仁杰阴着脸企图无视某个不正经的人。但无言沉默让那人更加得寸进尺:“怀英~……”李白假装委委屈屈地抱住狄仁杰,反倒引起那人的厌恶和一个过肩摔。
“嘤嘤嘤…怀英你欺负人。”李白轻轻揉了揉头,嘴角满是掩盖不了的微笑。“滚……”狄仁杰默默扶额,无话可说。
“怀英,你答应了我的~等到你完成这个答案,就与我闯荡江湖~”
“……得了,那得看什么时候,或许永远不会呢。”
…………
本是玩笑的一语,成了正式的存在。
“长安治安官,狄仁杰,破连环杀人案不幸殉职。”李白轻轻念着信上的内容,微微颤抖。
“你说过……要一起闯荡江湖的……”
…………
“长相思,在长安。”这是我最爱对你说的话,如今你却不在了,这句诗又有何意义?
“长相思,摧心肝……”白衣飘散,世间再无青莲剑仙。
END















































很虐对不对?来来来彩蛋来了~
(信邦/小剧场)
“君主,演完了吗?”韩信一个鱼打挺,认真的看着刘邦。
“恩,演完了。”刘邦心不在焉地回答到,认真的吃薯片。韩信摘掉道具(竹子)洗干净脸上的血迹,凑到刘邦面前:“君主,信陪你演了那么久,给点补充可好?”“恩?除了吃的,其他都行。”几乎是脱口而出。
“那我不客气了。”韩信勾唇一笑,随后扑倒了刘邦。
“韩信我&#&、;#*……”




(白狄/续)
“什么恶作剧信?”看着李白哭得跟个sb似的,狄仁杰默默走了过去,抽起李白拿着的信,看到了自己死亡的恶作剧信,身后冒起黑气。
“怀英你没死啊?”缓过神来的李白一脸欣喜地看向狄仁杰。
“显而易见。”狄仁杰默默撕毁了那张信。
“害我那么伤心…怀英,我可要讨回来了。”李白邪笑道,一个公主抱抱起狄仁杰,狂奔向狄府,顺带把李元芳踢出了狄府。
据李元芳表示,他那天晚上无处可归,还是貂蝉收留的他,据邻居表示,当晚他们听见了许多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甜不甜?甜不甜?!看我多爱你们_(:з」∠)_)

评论(2)

热度(50)